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秋八樓這幾句話令花滿庭和韋玄墨大吃一驚!

皇權是至高無上的!

自古以來便是如此!

沒有人敢于質疑皇權,因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就算是朝代的更迭,那也是在位的皇帝因昏聵得罪了上天,上天不喜,故而遣人前來取而代之。

便是又一個新的王朝,一個新的皇權的建立。

坐在龍椅上的皇帝主宰著一切,包括所有人的生命。

他如眾星拱月一般,令所有人頂禮膜拜。

他的每一句話皆是金口玉言,無人敢于質疑。

但此刻秋八樓說的這些話……李辰安他即將成為寧國的皇帝,他就是寧國至高無上的存在!

可他卻說要將皇權給關在籠子里!

他是要自縛手足?

花滿庭扭頭看向了窗外漸漸散去的霧,忽的又笑了起來。

這小子,果真異于常人!

因為一個昏庸的皇帝,葬送的不僅僅是大好的江山!

他帶給百姓的,是無盡的災難!

就因為一個人的昏聵,讓數千萬的黎民百姓跟著遭殃,史書往往僅是冠之以昏君之名,卻不知道有多少家庭支離破碎。

有多少百姓流離失所無家可歸。

所以,這話確實大逆不道但很有道理的,可要如何才能將皇權、將官權給關在籠子里呢?

這話是韋玄墨問的。

因為秋八樓轉述的李辰安的這番話,仿佛給他開啟了一扇窗。

他隱約覺得窗外有著更美的風景,卻偏偏有濃霧繚繞,讓他無法看的清楚。

秋八樓沉吟片刻,拱手回道:

“晚輩當時也難得其解,亦問過他同樣的一句話

“他說……這事需要很長的時間,因為明智尚未真正開啟,文明也還沒到那樣的高度

“晚輩愈發不解

“他拍了拍晚輩的肩膀,說當下最主要的事是解放生產力……生產力,就是勞動生產的能力,他說可以理解為人

“將商人從固有之地解放出來,給他們更廣闊的市場,讓他們自由的去發揮

“將農人從田地中解放出來……倒不是說不再種田,而是種田不需要那么多的人

“他說農耕器械的改良,可大幅提高勞動的效率,讓更多的農人從田間地里出來,去商人們的作坊里做工,去賺取比務農更多的銀子

“總之,他說就是要搞活經濟

“經濟活躍了,百姓們才能富足

“百姓們富足了,才會讓他們的孩子去讀書

“當讀書人多了……明白事理的人也就多了

“到了那時候,人們的需求便會進一步提高,不僅僅再追求溫飽……”

秋八樓打住。

韋玄墨正聽得津津有味,秋八樓這一停頓讓他很是難受。

“那人們會追求什么?”

“這……他的這話有些、有些怪異!”

“怎么個怪異法?說來聽聽!”

“他說,到了那時候,人們的需求會一步一步提高,直到追求自我實現

花滿庭一怔,“何為自我實現?”

秋八樓雙手一攤,頗為遺憾:

“他沒說,他說太遙遠,不是現在需要去考慮的

“……那么他現在究竟考慮的是什么?”

“他說,是接下來從臨水城招募而來的那百來個匠人

這件事早已從臨水城傳入了京都,甚至已經傳遍了天下!

許多人對攝政王招募匠人這件事極為不解。

倒不是瞧不起匠人,而是作為寧國的皇帝,他不是應該在宮里主持國家大政么?

就算是他需要匠人做些什么,這事也大可交給工部去辦!

這便給了許多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這位寧國的皇帝,似乎有些不務正業!

韋玄墨亦如此認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