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深秋、迥野。

夏日的花已凋謝,那些青青的草也已枯萎。

但在這遼闊的原野上也并非只剩下深秋的蕭殺,它依舊有屬于它的顏色。

比如,

黃!

黃的土。

黃的草。

還有黃的野菊花。

這里是越國的靠山原。

一處山地平原。

靠的便是越國的刀山!

這里已沒有了官路,只有一條羊腸小路。

趙晗月沒有再乘坐馬車,她騎著一匹白馬,此刻正不緊不慢的走在這空寂的曠野中。

遠處依稀已能看見那座巍峨的、氣勢渾厚的、如刀一般陡峻的山了。

追命也騎著一匹馬不緊不慢的跟在趙晗月的身后。

對于這里的荒涼他不以為意,甚至他還有些喜歡。

所以他的視線在這片天地間逡巡,臉上還帶著一抹笑意。

他覺得人是個很奇怪的東西。

比如他自己。

他是喜歡熱鬧的,因此他喜歡呆在城鎮之中,只是為了聽見各種各樣的人說各種各樣的話。

但他又是喜歡孤獨的。

比如現在。

他覺得恰秋高氣爽時候,恰荒無人跡之地,這天地仿佛都是屬于自己的。

便是開闊。

更是無拘無束的自由!

就像天空掠過的那只鷹一樣。

不對!

這里還有一個人!

一個女人!

一個屬于少主的漂亮女人!

原本以為護送這個女人前去刀山,途中多少會有些兇險。

畢竟這個女人的敵人不算少,畢竟朝中許多人不希望她能去刀山借了刀再回來。

尤其是越國的禪宗!

追命不相信晗月公主離開皇宮這么久禪宗的人不會起了懷疑。

但現在就快要到刀山了,一路竟然風平浪靜!

啥事沒有!

連一個禿子都沒遇見!

可謂是真正的一路順風。

難道禪宗并不擔心刀山上的那些刀?

追命并不知道刀山上的刀有多少有多厲害,但想想堂堂越國公主不遠千里也要向刀山而行,看上去那地方似乎是她最后的希望,那么便足以說明刀山之強大。

風云樓是江湖中的一個頗為久遠的傳說,追命是江湖中人,自然也有耳聞。

但也僅僅是耳聞罷了。

藏了許多年的那些刀,若是在晗月公主的手里出了鞘……

追命相信這足夠強大的禪宗喝一壺的!

所以,他在離開四風城的時候給家主喬子桐留過一封密信——

他很擔心自己一人能否將晗月公主平安送至刀山!

保護晗月公主的任務是家母親自下的命令,追命雖說自己可以不要命,卻不得不考慮這位公主殿下的性命。

可現在都到了這里,一路連一場戰斗都沒有!

頗有些詭異。

而令追命更為不解的是,距離刀山越來越近,這位公主殿下反而越來越不急迫了。

追命抬眼看去,趙晗月騎在馬上一搖一晃悠悠蕩蕩。

她仿佛不是去刀山借刀。

她更像是出門來散心的!

就在追命驚疑的視線中,趙晗月竟然停下了馬來!

追命抬頭看了看天空,距離午時還有個把時辰,吃午飯太早,不是應該盡快趕路的么?

趙晗月似乎沒有趕路的意圖。

她從馬背上跳了下來,望了望前方的山,似乎思索了片刻,她轉身。

邁步。

一步!

她站在了路邊。

徐徐蹲了下去!

她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落在了路邊的一朵野菊花上!

追命依舊騎在馬上一動不動的看著,便看見她將那一簇野菊花中的一朵給掐了下來。

她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又徐徐站了起來。

她茫然的望了望遠方,忽然開口說道:

“你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