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那紅衣大法師停下了腳步。

站在了追命二人身前五步距離。

他的模樣已清晰可見。

他有些胖。

胖的人通常不太顯老。

他是個和尚,沒有頭發,便沒有白發。

就算是他握著錫杖的那只手,也并沒有如別的老人的手的那種枯槁。

只是他的眉毛有些長,那些長眉都是白色的,這似乎才是歲月留在他身上的痕跡。

這似乎也是他是一個老人的唯一的證據。

許是這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也或許是肚中佛法高深的緣由,他整個人給追命的第一個感覺就不像是個壞人!

甚至因為他的到來,他身上的這一抹在滿眼黃色中極為亮眼的紅,還讓追命有了一種溫暖的錯覺。

但追命依舊握著劍柄。

雙眼依舊一眨不眨的盯著這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趙晗月似乎與這個老和尚認識。

他忽的抬起了一只手豎在了胸前,向趙晗月躬身一禮:

“阿彌陀佛!”

“老衲見過公主殿下!”

趙晗月沉默,只是臉上的寒意越來越重。

直到這老和尚直起了腰,她才問了一句:

“向來不問世事的寂寞大和尚……看來這一次你是要破戒了?”

寂寞大和尚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貧僧寧愿一輩子都在佛前點燈

“就像過往的那數十年一樣,就像殿下在六歲時候隨皇上前來慈恩寺許愿上香的時候那般

“貧僧侍奉在佛前,不誦讀經文,只歡喜的替所有施主在佛前點燈

趙晗月忽的呲笑了一聲。

“本宮也記得那個有趣的與世無爭的和尚

“不過……那時候的國教是西林禪院,護國大法師是九燈和尚

“那年本宮六歲,亦是這樣的深秋,本宮隨父皇去慈恩寺,你在慈恩寺點燈……你是西林禪院的僧人!”

“我若是沒有記錯,你本應該是國師九燈大和尚的師弟!”

“西林禪院在兩年前被東林禪院所滅,聽說最大的原因便是九燈大和尚與吳洗塵一戰負傷,如此方被東林禪院乘虛而入!”

“聽機樞房說西林禪院死了不少和尚……”

趙晗月抬眼,眼神頗為不屑的看著寂寞大和尚:

“那時你已經是西林禪院的紅衣大法師了,西林禪院被滅,你非但沒有為主持方丈報仇,你反而還投靠了東林禪院的寂覺大和尚!”

“本宮其實也一直想問你一句

寂寞和尚又豎起了單手:“殿下請問!”

趙晗月杏眼一寒,從嘴里吐出了幾個冰冷的字:

“你心安否?”

一旁的追命在聽著,倒不是對這些往事的好奇,他僅僅是想要找到一個最好的出劍的機會!

對方是半步大宗師!

他是一境下階!

似乎相去不遠,但實則卻如隔著一道鴻溝一般。

比如現在。

那老和尚明明在和晗月公主說話,他明明沒有看自己一眼,但偏偏給追命的感覺卻是他一直在看著他!

就像他多了一雙眼睛。

追命相信只要自己出劍,迎接自己的就是死亡!

他并沒有因此放棄。

他只能等!

他相信任何人都會有松懈的時候。

他需要那樣的一個機會,哪怕是眨眼之間。

因為他的劍很快!

他的劍能追命!

他現在希望晗月公主能夠與那寂寞和尚多說說話,最好是說點能讓那老和尚的內心起了波瀾的話。

追命不信佛,也不信神。

他小時候求過佛更拜了許多的神,但佛沒有回應過他半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