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神也沒有看他一眼。

刀疤臉大叔也不信,甚至他還很瞧不起神佛。

他說世間若真有神佛,百姓何來如此多的苦難?

既然神佛庇佑不了天下百姓,那拜他們又有何用?

不如信自己手里的劍!

追命信自己手里的劍。

他也信對面的這個老和尚會有內心起了波瀾的時候。

他是和尚!

不是古井不波的佛!

和尚是人,佛……

佛是木雕泥塑的沒有生命的冰冷之物!

“你心安否?”

若是他的心不安,在此刻定會露出破綻!

追命的握著劍柄的手微微一緊,他不會放過這最好的機會!

可是,

他依舊未能出劍!

因為寂寞和尚的心,似乎沒有不安!

他那張胖乎乎的臉上還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貧僧法號寂寞

“師兄當年授我戒書的時候給我取的這個法號

“師兄傳我武藝教我佛法,他對貧僧之恩德……在貧僧的心里,比佛還要重!”

“他與吳洗塵一戰,貧僧目睹了整個過程

“雖說他勝了吳洗塵半招,取了吳洗塵性命,但他也中了吳洗塵一劍……確實受了重傷

“東林禪院意圖對西林禪院不利,師兄其實早已知曉,畢竟師兄才是護國大法師

“但師兄依舊與吳洗塵一戰……他說,那是約定,吳洗塵既然如約而至,那便不能毀約

“在師兄受傷之后,他吩咐我做了一件事

晗月公主眉間一蹙:“什么事?”

“保護不念師侄去吳國送吳洗塵骨灰回家!”

“……你的意思是,東林禪院圍攻西林禪院的時候,你并不在慈恩寺里?”

寂寞和尚微微頷首:

“貧僧一路暗中保護著不念師侄,直到送他去了寧國的積善廟

“貧僧并不知道西林禪院會出事,貧僧在積善廟現了身,因為貧僧在那廟里遇見了一個人!”

“什么人?”

“故人!”

“貧僧未曾料到會在那地方遇見了故人!他是……寂滅師兄!”

趙晗月一驚:“不是聽說他早已圓寂了么?”

寂寞和尚搖了搖頭:“原本貧僧也是這么認為的,在積善廟見到他時貧僧因太過驚訝這才不由自主的現了身,去了那廟前

“我們在積善廟的桃林里坐聊了三天三夜

“等貧僧回到慈恩寺的時候……”

“阿彌陀佛!”

寂寞和尚一聲嘆息,

就在這一聲嘆息之中,追命敏銳的捕捉到了他內心的那一絲波瀾!

這便是追命一直在等的最好的機會!

他相信自己這一劍就算不能取了寂寞和尚的性命,也定能給他造成一些傷害!

這便是先機!

一步快,步步快,就算自己死,若能夠將這老禿驢拼個重傷,讓晗月公主能夠活下去,那么自己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一道銀色的寒光突然閃過。

劃破了這空寂原野上的寂寞的秋。

就在一片單調的黃色中,有一抹紅飛了起來。

明明沒有風。

那抹紅卻像一只紅色的蝴蝶在風中翩翩。

趙晗月豁然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