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追命用出了生平最快的一劍!

那一劍里,灌注了他最充沛的內力!

是他精氣神達到巔峰的一劍!

他看見了寂寞和尚露出的那一絲破綻,他的劍也正是向那一絲破綻而去。

他相信自己的這一劍,能在寂寞和尚那一絲破綻消失的瞬間切入。

他的劍確實切入了。

卻并沒有入得太深。

所以趙晗月看見的如紅色的蝴蝶的那抹紅,并不是寂寞和尚的血。

而是一片破碎的袈裟!

寂寞和尚的袈裟在追命那一劍來臨的時候忽然鼓蕩。

他的袈裟擋住了追命的那一劍,劍尖刺入了三分,卻并沒有刺入他的肉身。

他右手握住的錫杖在那一瞬間動了一下,沒有向追命敲去。

他揮了揮左手。

僧袍的長袖向追命的胸前輕飄飄的拂了過去。

“砰……!”

一聲悶響。

追命喉頭一甜豁然而退!

他連退了九步!

他死死的咬著牙關,沒有讓嘴里的那口血噴灑出來。

天地間依舊是滿眼的黃,還有一道醒目的紅在飄啊飄。

他止步。

以劍杵地。

他彎下了腰,嘴角溢出了一滴血。

他揚起了脖子,看著那翻飛的紅忽的笑了起來!

不是因為那抹紅的美麗,而是因為他發現自己做錯了一件事——

那個寂寞和尚并沒有向他下死手!

就算是他用那衣袖一擊,也并沒有灌注太多的內力。

不然,就憑那一下,他就已經死了。

那禿驢不是來殺晗月公主的!

那么他是來干什么的?

追命將那一口血給咽了下去,慢慢直起了腰,就這么提著他的劍,一步一步又走了過來,便聽見了那老和尚正在向晗月公主說的話:

“貧僧前來,并非阻止殿下上刀山!”

趙晗月深吸了一口氣,“那么你來是干什么?”

“貧僧是覺得殿下被人利用,擔心殿下將越國拖入火海!”

趙晗月雙眼一瞪,死死的注視著寂寞和尚,如此看了五息,她收回了視線,看向了那片正在飄落的紅。

“你還是應該在佛前點燈!”

“九燈和尚的九盞燈都滅了,你應該將他傳給你的那些燈再點亮才對!”

“至于上刀山下火海這種事……”

趙晗月看著那抹紅落了下來,恰好落在了一簇野菊花上。

就像給那一簇野菊花蓋上了大紅的紅蓋頭!

她又看向了寂寞和尚。

“莫非你不知道當下的越國正在走向火海之中?”

“從東林禪院滅了西林禪院開始!”

“當東林禪院的寂覺大和尚舉起屠刀破了殺戒,東西兩大禪院合二為一再次更名為禪宗的時候,越國的平衡就已經被他打破

“恰父皇抱恙

“寂覺大和尚加冕為國教護國大法師,僧兵在這年余時間里陡增三千!”

“他干涉朝政,意圖左右皇位傳承!”

“他違背了國教教典第二十條!”

“其罪……本當誅!”

“奈何父皇臥床,而吾弟年幼,滿朝文武對其敢怒不敢言!”

趙晗月的情緒漸漸激動,她的聲音也漸漸高亢。

她怒視著寂寞和尚,惡狠狠的說道:

“他才是將越國拖入火海中的罪人!”

“而你……你身為西林禪院的紅衣大法師,莫非你不知道兩大禪院并存的意義?”

“莫非你不知道一旦合并再立禪宗的后果?”

“你非但沒有去為九燈大和尚報仇,沒有阻止禪宗正在犯下的滔天罪惡,你卻來這里勸本宮,還說擔心本宮被人利用……”

趙晗月修長的脖子一揚,輕蔑的看了看寂寞和尚,“你這是本末倒置!”

“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這里你親手超度了本宮!”

“這恐怕也是寂覺給你的任務吧?”

“取了本宮首級,跪獻在他的面前,想來他會給你穿上一身紫袍!”

寂寞和尚單手一禮:

“阿彌陀佛!”

“殿下誤解貧僧了

“有許多事殿下并不知道,比如東林禪院圍攻西林禪院……這件事,是皇上授意!”

趙晗月猛的一震:“你胡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