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路,是最為尋常的存在。

人們天天都走在路上,似乎從未曾意識到某一天若沒有了路會變成什么樣子。

作為堂堂的越國公主殿下,趙晗月更是未曾去想過。

但現在她知道了。

這便是書中所說的絕路!

就算想要回頭,也是回不去了。

那還能怎么辦呢?

唯有將希望寄托于刀山之上的風云樓!

刀山上的風云樓在云端,那些師兄們想來也在云端。

作為風云樓的弟子,他們極為驕傲,他們喜歡俯視眾生,只是山太高,云太厚,他們俯視不到這里來。

就算是現在看見,也來不及了。

那就只好一戰!

左右是個死字,自己終究追不上命也改不了命。

趙晗月拔出了劍,寂寞和尚一手握著錫杖,卻收回了視線看向了趙晗月。

這一刻,他那張胖臉上露出了極為嚴肅的表情:

“貧僧寂寞了一輩子,這一次就讓貧僧來斷后!”

“殿下請速速離開!”

“不要回越國!”

“去寧國!”

趙晗月一驚,“去寧國干什么?”

“去寧國找到李辰安,告訴他一件事!”

趙晗月愕然,便聽寂寞和尚又道:

“剛才貧僧說的那枚玉佩,就在裝他師傅吳洗塵的骨灰的那口甕里!”

“是九燈師兄親手放進去的!”

“九燈師兄說隱門少主早已來到了人世間!”

“這枚玉佩,便是師兄二十年前偶然所得,師兄說隱門中人定會前來尋找此物,師兄本想等魚上鉤,卻不料有人向皇上告密,說西林禪院便是隱門的一處據點

“師兄說要想找到隱門所在,要想知道大離真正的勢力在哪里,秘密可能就在那玉佩之中!”

“師兄命貧僧尋一能夠對抗隱門的強大勢力,貧僧本以為師兄所選是吳國的洗劍樓

“可貧僧尾隨不念師侄去了洗劍樓之后才發現洗劍樓也已衰敗……沒有弟子再修成不二周天訣的洗劍樓,根本無法抵抗隱門的高手

“在西山之巔的積善寺,寂滅師兄點醒了貧僧,說放眼三國,恐怕唯有李辰安治下的寧國有可能對付隱門

“貧僧本意圖前往寧國京都玉京城,卻不料李辰安未曾回京,而是去了北漠道

“貧僧回到越國便聽說他修成了不二周天訣……這或許就是天意!”

“而后,貧僧本在慈恩寺點燈,卻又聽說殿下離開了四風城前去刀山……”

“貧僧想要看看隱藏了這么多年的風云樓究竟有著怎樣的實力,便走在了殿下的前面

寂寞和尚望了望刀山,搖頭苦笑:

“殿下,刀山上風云樓依舊,卻只有一個姑娘一條狗!”

趙晗月這才大吃一驚:

“那么多的人呢?”

寂寞和尚又看向了正向他們而來的越來越近的那四個紅衣大法師,

“貧僧明白了!”

“調虎離山!”

“禪宗五個紅衣大法師齊聚于此……刀山上的刀,只怕已在四風城!”

趙晗月難以置信!

“不!”

“師傅贈我此劍,便是讓我上刀山借刀!”

“你之意圖,依舊是不希望本宮上刀山借刀!”

寂寞和尚徐徐閉上了眼:

“殿下還是先活下來回到四風城吧!”

“快走!”

“記住貧僧說的話!”

“去寧國,告訴李辰安!”

“讓他從吳洗塵的骨灰甕中取出那枚玉佩,找到隱門……消滅他們!”

趙晗月看著越來越近的四個紅衣大法師,銀牙一咬,翻身上馬,

“追命,走!”

“……往哪走?”

“……回京都!”

上了刀山再無路。

寂寞和尚說刀山只有一個姑娘一條狗……趙晗月不敢去賭。

寂寞和尚一人擋不住那四個紅衣大法師!

就算是自己能夠快馬而逃,去了刀山,若真沒有了那些師兄們,自己必然也是死路一條。

原本她是不怕死的。

可偏偏她神使鬼差的接下了這個差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