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追命為了爭取那渺茫的一線生機,他原本就比趙晗月跑得更快。

他必須解決掉前方那四個人!

他沒有時間去判斷那四個人是敵人還是路人。

他只知道沒可能是友人!

他很清楚那個寂寞和尚最多能夠攔下一個紅衣大法師,另外三個紅衣大法師將很快追來。

他們不能有絲毫停留!

他必須先將這條回去的路殺個通暢。

這一刻,他從空中掠起的速度很快,他手里的劍揮動的速度也很快!

他的雙眼死死的盯著前方的那個少年,那個少年的模樣在他的眼里越來越清晰,他的雙眼也越來越冰冷。

去死吧!

或許死得冤枉。

卻也莫要怪我。

且讓那些和尚來超度你們!

他沒有料到那個少年會向他拋來一只雞!

不管那少年拋來個什么東西,都不能阻擋他的這一劍!

他的劍身微微一震,強大的內力將那一只活生生的雞一家伙給震得支離破碎。

一篷血花在空中爆起。

凌亂的雞毛在空中亂飛。

追命的眼睛依舊死死的盯著王正浩軒,他的劍從雞血中穿過。

他的人緊隨其后,也從那雞毛和雞血中穿過。

他距離那少年只有了三步距離!

他看見了那少年憤怒的模樣,而后,他看見了那少年拔出了刀!

他的嘴角一翹,刀是長兵,雖然威力巨大,但施展需要蓄勢。

那少年已來不及蓄勢!

他的劍,一定會洞穿那個少年的胸膛,而后……再殺下一人!

可就在他再進三尺的時候,他的眼陡然一睜!

那原本應該蓄力蓄勢的刀,忽然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不見!

那么大的一把刀,它不見了!

可追命分明看見那少年右臂向下一斬!

就在那少年右臂向下而行的同時,追命豁然一頓,他的身子在空中強行一扭,劍勢突變!

他依舊沒有看見那把刀。

可那么多年在山里的訓練,讓他們擁有了比野獸還要強大的對危險的感知。

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在那一瞬間豎了起來。

他感覺到了一股他無法抗拒的強大的殺意!

那不是刀意。

更不是劍意!

那是一種怎樣的殺意呢?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

比如追命要殺對方,僅僅是死人才會給他們讓路。

不牽涉任何的情緒。

沒有深仇,更沒有大恨。

但那少年的那一刀……卻帶著一股難以名狀的情緒!

仿佛自己與他有殺父之仇有奪妻之恨一般!

追命在那殺意襲來的一瞬就知道自己這一次當真是在劫難逃了,他萬萬沒有料到對面那個年輕的男子,他竟然至少是半步大宗師!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追命拼盡了全力改攻為守。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根本就守不住!

就在那無跡可尋的一刀就要斬到追命的身上的時候,又有一刀忽然飛起。

那一刀隨著那一人一步而來,竟然后發而先至!

追命看見了那一刀。

那是那個少年身后的那個冷峻男子劈出的一刀。

那一刀在劈出的瞬間就形成了一大片的刀幕!

帶著排山倒海之勢!

竟然越過了前面的那個少年,眨眼睛就到了追命的面前!

追命衣衫獵獵。

那是強大的刀意!

追命絕望閉眼,因為這又是一個半步大宗師!

路,就斷于此!

追了一輩子別人的命,這一刻被兩個半步大宗師的刀取了自己的性命。

或許這就是那些禿驢所說的因果報應!

追命又睜開了眼,不再去看那兩把刀,他扭頭看向了這秋日的原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