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應該是最后的一眼。

那滿眼的黃,其實也很絢麗。

對不住主母了。

對不住少爺了!

也對不住身后的那個姑娘了!

趙晗月的馬沒有減速。

她已至追命身后兩丈距離。

她的境界并不能看清楚前方的戰斗的玄妙,但她卻感覺到追命已失去了戰斗的意志。

她連忙一勒韁繩,坐騎人力而起,她陡然睜大了眼睛——

她看見了一座山!

由無數刀光凝聚而成的一座無法逾越的巍峨雄壯的山!

那座山就那么突兀的出現在了追命的面前,而后……

有一刀落下!

“轟……!”

一聲驚雷般的聲音響起。

滿地枯黃的野草在那一刀的殺意之下斷成了無數的碎屑!

那些碎屑在那一刀的刀罡之下頓時狂亂的飛舞,于是,趙晗月的滿眼,又都是黃!

追命落地。

衣衫破碎。

他也收回了視線看見了那座山。

看見了落在山上的那把刀。

看見了那個左手提著一只兔子的少年,還有那少年驚詫回頭時候的那雙眼:

“大師兄,原來這才是以刀牧山?”

“師傅怎么就沒有將這一刀交給我呢?師傅是不是有些偏心了?”

阿木摸了摸鼻子:

“小師弟,師兄我也不知道是如何使出這一刀來的

王正浩軒并沒有在意阿木那神來的一刀,他在意的是眼前的這件事那個人:

“大師兄,他讓我們沒有了雞吃……奪人食物,猶如殺人父母,你為何攔我?”

阿木收刀。

刀入鞘。

山不再。

依舊有漫天飛揚的塵埃。

“小師弟,首先,為了一只雞取人一條命,大師兄覺得并不合理

“……大師兄,雞的命就不是命了?”

“小師弟,雞的命也是命,但那只雞就算是沒有死在他的手里,也活不過今兒個這個午時,它還是會死在你的手里!”

“另外,你看!”

阿木伸手向呆若木雞的追命身后一指:

“她,”

王正浩軒這才抬頭看了去。

那是一個騎在馬上面色蒼白頭發凌亂還有一身塵土的女子。

“她是誰?”

“小師弟,吃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多動動腦子!”

獨孤寒抱劍驚詫的看向了阿木,便聽阿木又道:

“這種地方怎么會有女子前來?”

“大師兄以為,她或許就是晗月公主!”

王正浩軒又仔細的看了看,飛揚的塵屑尚未散盡,落了對面那姑娘一身,模樣就顯得有些狼狽也有些模糊。

他搖了搖頭:

“大師兄,不對!”

“哪里不對?”

“晗月公主是要去刀山借刀的,你瞧,她的身后沒有刀,她這跑的方向也不對……”

王正浩軒忽然瞇起了眼睛,“大師兄,你再瞧!”

“她的身后非但沒有刀,還有三個……和尚!”

“李辰安說晗月公主是借刀去殺和尚的……”

“大師兄,那三個和尚好像是要殺她!”

“她恐怕真是晗月公主!”

王正浩軒忽然一聲大吼:

“大師兄,快出刀!”

“她要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