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當阿木說出明月二字的時候,獨孤寒倒吸了一口涼氣,猛的回頭看向了阿木!

沒有人知道他的心里掀起了怎樣的驚濤駭浪。

因為,當時在洗劍樓的時候,這位阿木師叔以先生李辰安的一首詞而破半步大宗師之境!

猶記得那個晚上皓月當空。

自己獨孤九劍大成剛好一個月。

就在那皓月之下,自己坐在一片綠茵之上,正喝著一壺酒,正望著天上的那皓月星辰頗有些沾沾自喜。

有一個聲音從遠處傳來。

“明月幾時有,

把酒問青天……”

一個少年吟誦著這首詞揮刀而起。

就在那一首詞中,他以長刀問天,那璀璨的刀光仿佛令空中的皓月失色!

他便是阿木師叔!

吟誦之前,他二境上階!

一詞吟誦完畢,他已是半步大宗師!

那是怎樣的天才?!

在獨孤寒的心里,阿木師叔就是僅次于先生李辰安的絕世天才!

他一刀問了天,仿佛也破了天。

他為那一刀取了一個名字。

那名字便是天涯……明月……刀!

此刻,獨孤寒又一次親眼看見了這難以置信的一幕!

阿木師叔沒有吟詩,他僅僅是一刀之后望向了天邊,說出了天涯二字。

他剛才明明是出了如山一般的一刀,可他似乎在那一刀里越過了那座山望見了天涯。

而此刻,他再次說出了明月二字……

獨孤寒又順著阿木的視線望向了天邊,他沒有看見天涯,可他卻仿佛看見了天邊升起了一輪明月!

太陽分明就在頭頂。

根本不是明月升起的時候。

那輪明月從哪里來?

獨孤寒再次看向了阿木,阿木手里的刀已不見。

趙晗月似乎已忘記了危險,她也望著天邊,卻什么也看不見。

追命手里提著劍,他一直望著天邊。

他的面色充滿了疑惑,他仿佛看見了什么,卻偏偏又未能看的清楚。

寂遠和寂幽這兩個紅衣大法師皆是半步大宗師,他們站得更高一些,他們本應該看得更清楚一些,但他們只感覺到了遙遠天際仿佛有一抹清輝,依舊未能見到那輪明月。

寂空大法師是半步大宗師巔峰,他本已窺覷到了大宗師的那扇們,僅差最后推門的那一線機緣。

這時,

他沒有祭出手里的屠刀。

他反而轉過了身去,徐徐盤膝而坐,雙眼望著天涯,而后慢慢閉上!

因為他看見了那輪明月!

太明亮!

有些刺眼!

那不是明月!

那是一把……刀!

刀從何來?

除了獨孤寒,沒有人注意到阿木的手里已沒有了刀。

寂空大法師不在意那一把刀,他在意的是那把刀帶給他的一線感悟。

他在這一瞬間居然入了禪定!

他仿佛行走在無邊的曠野,正向天涯而去!

他的手里提著一把刀。

他知道,當自己走到了天涯,一刀若能如明月,便能照亮前路,便能推開那扇門!

他的心里充滿了歡喜,于是走的更快!

他手里的刀仿佛也飛了出去,已至天涯,已漸明亮,仿佛又一輪明月。

遠處的寂寞和尚還沒有看的清楚,與他戰斗的寂虛大法師已一步破空而去!

他是大宗師!

他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

天涯有一把刀!

那把刀在飛快的旋轉,越來越亮,故如明月!

它的光芒仿佛就要遮蓋天空中那深秋的太陽!

這是破大宗師之境的蓄勢!

一旦勢成,此人便踏入了大宗師之行列。

他知道那并不是寂空師弟的戒刀,那是一把很長很大的刀!

他不知道那把刀從何而來,他所猜測的那把刀的主人來自于刀山上的風云樓。

若是讓他成功破境,那么擊殺晗月公主之事恐怕會功敗垂成。

這會影響到宗主大計。

那便必須在他破境之前將他擊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