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刀!

刀很重。

阿木說出這個字的聲音卻很輕。

這聲音落在了寂寞大法師的耳朵里,他本已絕望的雙眼在這一刻竟然迸發出了一抹燦爛的光芒!

他在生命最后的時刻聽見了這個字!

這個字響在他的耳畔,他仿佛看見了這一片枯黃的原野上有無數的花開!

荒原不再只有單調的黃。

它竟然有著萬紫千紅的色彩!

這不是回光返照,這是那青年男子踏入大宗師之境的征兆!

如此,晗月公主或許就有救了!

但這個字落在寂虛大法師的耳朵里卻仿佛平地起了一聲驚雷。

這蕭殺的秋意變得更冷,竟然令他止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他的那只手在這一刻陡然變得金黃!

他握住了寂寞大法師的錫杖,在那一握之間,寂寞大法師最后的一口氣被他捏斷。

寂寞大法師徐徐倒地。

他的眼依舊睜著。

他的臉上帶著笑意。

他看著寂虛大法師,說出了最后的一句話:

“師兄,你回頭亦無岸!”

寂虛大法師落地,回頭,瞳孔猛的一縮。

而此刻,除了依舊在禪定中的寂空大法師之外,所有人的視線都被遠處的一幕所吸引——

就在阿木那個刀字出口的時候,天邊,

一輪銀月現。

一輪紅月現。

銀月如盤。

紅月如碗。

那輪銀月仿佛在空中舒展了一下身子,它的光芒隨著阿木的刀字出口忽然四射開來!

有許多的光芒落向了那輪紅月。

寂虛大法師倒吸了一口涼氣,扭頭看向了依舊在禪定中的寂空大法師。

寂空大法師正在那輪紅月的照耀下沿著一條孤獨的路徐徐而行。

他已看見了那扇門!

他極為欣喜的向那扇門狂奔而去!

他站在了那扇門前。

仰頭,深吸了一口氣,極為凝重的伸出了那雙顫抖的雙手。

他的雙手落在了那扇門上。

推門。

那扇門就這么開了。

他看向了門后。

門后依舊是一條路。

那條路就是大宗師之路!

他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露出了一抹笑意,他抬步,一只腳跨入了那扇門。

那輪紅月就在他跨入那扇門的時候變得愈發的紅艷!

他的內力在攀升。

他正要邁入另一只腳,卻突然瞪大了眼——

門后的那條路上此刻出現了一把巨大的刀!

那把刀散發著森然的銀芒,還有一股令他心悸的殺意!

門后怎么會出現了一把刀?

寂空大法師來不及去想,他伸手,抓住了屬于自己的那輪紅月。

戒刀握在了他的手中。

他舉起了戒刀,向攔住了他的前路的那把大刀劈了過去!

天際。

在王正浩軒等人的視線中,兩把刀在這一刻皆露出了它們刀的模樣。

阿木的大刀如帝君臨,仿佛蔑視的看了一眼那把血紅色的戒刀。

而后……

它一刀也向那戒刀劈了下去。

“不好!”

寂虛大法師一聲大吼:

“寂遠、寂幽,快殺了他!”

一個大宗師,加兩個半步大宗師,在這一刻齊齊向阿木殺了過去。

王正浩軒伸手,一刀擋在了寂遠大法師的面前。

獨孤寒出劍。

“破劍式!”

他一劍擋在了寂幽大法師的的面前。

半步大宗師對半步大宗師。

寂虛大法師是真正的大宗師!

他的速度很快。

他的手似乎在這一刻也變得很長。

他的手散發著璀璨金光,便是他將內力催至極限。

他相信自己的這一掌,定可將那破境的青年擊斃!

畢竟剛剛破境,通常境界并不穩固,何況那青年不過二十來歲,就算打娘胎開始練武,內力也不及他這已近七十歲的老人來的深厚。

所以這一掌勢在必得!

殺了那青年,方能救下寂空師弟!

殺了他,這里……便萬事大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