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后面騎在馬上的煙駝子渾然不知道自己摟緊了那只兔子。

那只兔子在他的懷里拼命的掙扎,試圖能夠伸出脖子來呼吸一口空氣。

然而……

當那金光四射的威嚴的一掌向阿木拍來的時候,煙駝子懷里的那只兔子被煙駝子的手臂狠狠的一勒。

它蹬了兩下腿,死了。

煙駝子握住了手里的煙槍,正要拼了自己的老命去幫阿木擋一擋他根本就擋不住的那一掌,就在這時,

遠處仿佛傳來了“啵……!”的一聲。

聲音不大,卻偏偏每個人都聽的非常清楚。

追命早已瞪大了眼。

他看見了那銀色的刀斬在了那猩紅的刀上!

一篷紅芒忽然亮起,就像晚霞鋪滿了那片天際。

盤膝而坐正在禪定中的寂空大法師這時突然噴出了一口血霧,他睜開了眼。

眼里也是猩紅。

那扇門后的那把刀,斬斷了他的戒刀!

斬斷了門后的那條路!

還劈碎了他推開的那扇門!

他被那一刀重傷!

被迫從那玄妙之境中退了出來。

他的眼里是憤怒。

是絕望。

因為他再也不可能看見那扇門,再也不可能走上那條路了!

他一邊吐著血,一邊扭過了腦袋,怒視著依舊背負著雙手,依舊云淡風輕的阿木。

“大師兄……殺、殺了他!”

寂虛大法師此刻也露出了一抹陰狠的笑。

因為他的那支手,距離阿木的腦袋只有三尺的距離!

掌風已吹亂了阿木的頭發。

可偏偏他的那一身青衣卻依舊紋絲不動。

不管如何,在寂虛大法師看來,那剛剛踏入大宗師之境的青年無論怎樣也逃不過一死!

說來話長。

一切其實都發生在一瞬間。

追命剛剛回頭。

趙晗月還看著天邊未曾散去的那片霞光。

王正浩軒的刀剛好與寂遠大法師的棍碰在一起。

獨孤寒從天而來的破劍式也剛好才破開寂幽大法師的劍。

阿木收回了視線。

他看向了撲面而來的那只手,他的那張如刀削般的臉上忽的露出了一抹笑容。

寂虛大法師心里一咯噔。

阿木的刀還在天涯,他就算是現在收回來也來不及了!

他笑什么?

就在這時,阿木揮了揮手。

寂虛大法師在阿木揮手的那一瞬間突然感覺到一股強烈的不安!

他的佛心竟然因為那青年的一揮手變得動蕩了起來。

那是極大的能夠威脅到他生命的危險!

他是大宗師,此刻卻偏偏不知道危險來自何處!

他本能的在空中一抓……

他抓住了一把刀!

一把……三寸七分長的飛刀!

就是這么一把小小的飛刀,分明被他抓在了手里,卻竟然破去了他金剛掌的佛力,令那金色的光芒瞬間暗淡!

這還不算什么。

他的心里再生警兆!

他強扭身子意圖躲避,卻突然發出了“啊……!”的一聲慘叫!

他的手捂住了胸口。

他的人落在了地上。

他的指縫間有血流了出來。

他的臉色漸漸蒼白,他的眼里是極大的恐懼!

他扭頭望向了天邊,那把大刀依舊在。

他又看向了阿木,問道:“這是什么刀?”

“小李飛刀!”

“那又是什么刀?”

“那是天涯明月刀!”

阿木話音剛落,那把大刀如一道流星一般飛了回來。

一刀斬斷了天涯。

一刀破碎了明月。

地上躺著五個和尚。

他們紅色的袈裟被他們的血染得更紅。

昭化二十五年十月初二。

阿木破大宗師境兩刀殺禪宗四名紅衣大法師!

這原本是個秘密。

卻不料這條路上恰好來了一個姑娘和一條狗。

那姑娘看見了這一幕。

王正浩軒恰好看見了那條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