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寧帝國昭化二十三年三月初三。

    江南行省。

    廣陵城。

    ……

    春光明媚,正是踏春的大好時節,畫屏湖的湖岸游人如織。

    都是些俊男俏女,那些俊男多為仕子打扮,身著質地極好的長衫,頭發打理的油光水亮,手里還握著一把折扇,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個個神采飛揚,搖頭晃腦的評論著近日在廣陵城傳揚的某首詩詞歌賦,慷慨激昂間頗有一絲指點江山的味道。

    可那小眼神卻出賣了他們。

    他們的小眼神總是在不經意間偷偷的瞄一眼某個俏麗的姑娘。

    李辰安咧嘴笑了起來,“春天來了,又到了禽獸們躁動的季節。”

    他不再理會那些文人學子們,抬步沿著畫屏湖而行,穿梭在俊男俏女之間,不知不覺來到了畫屏湖的東畔。

    這里人少。

    清凈。

    還有一座名為煙雨的涼亭。

    亭中無人,正好歇腳休息一下。

    坐在了煙雨亭中,李辰安又向了畫屏湖,這時候才輕聲的嘆息了一聲:

    “來,我真的回不去了!”

    “只是這原主的身世……!”

    原主也叫李辰安,廣陵城竹下書院院正李文翰的長子。

    這李家在廣陵城算不上大富大貴,卻也是極為有名的書香門第。

    書香門第當然有著更多的規矩,比如家族的子弟首先追求的是學問。

    可偏偏原主對此毫無天份。

    他三歲啟蒙至九歲尚不能背下三字經。

    后學武,跟隨廣陵拳師鄭浩陽習武三年依舊不得其門!

    文不成武不就遂放棄,再經商……這已經是他父親低得不能再低的底線了!

    在廣陵城的二井溝巷子購買了一鋪子開了一家食鋪,維持了三年便倒閉,還欠了一屁股的債!

    其父李文翰氣得是七竅生煙,用畢生的積蓄給他還了債,受不了小妾在他耳畔吹的那些風,在半月前將原主趕出了家門!

    緊接著發生了一件狗血的事。

    廣陵富商沈家前來退婚,那是一樁娃娃親,或許沈家賭的是李辰安能夠高中狀元——

    廣陵李家在寧國的名聲極為響亮,因為一門七進士,父子三探花這樣的傳奇故事就發生在李家,只不過并不是李文翰這一脈,而是李家的長房和二房。

    當然,他們而今都不住在廣陵城,而是在京都玉京城。

    在沈家來,就算是排隊,接下來這氣運也該輪到李家的三房,卻沒料到這三房的長子是這樣一個無能之輩,當真是瞎了眼,差點偷雞不成蝕把米。

    沈家現在退婚李家當然不會那么輕易同意,于是這事在廣陵城鬧的沸沸揚揚,李家出了個傻子的消息自然也流傳開來,一時之間李辰安這個原本默默無名的名字倒是弄了個家喻戶曉。

    李文翰顏面掃地,將原主喚回好一通訓斥。

    十日前,原主郁郁而終,李辰安來到了這里。

    沒有人知道曾經的那個李辰安死了,當然更沒有人知道而今活著的這個李辰安已經換了一個人。

    李辰安對那些昔日恩怨并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他終究是個外來者,曾經發生的那些事,曾經經歷過的那些人和他并沒有太多的關系。

    “也好,這里雖然落后,卻比起前世清凈一些。”

    “嗯,也清閑一些。”

    如此想著,這十余日來一直郁結的心情豁然開朗,于是,這及笄的畫屏湖在他的眼里便多了幾分靈動的色彩。

    尤其是畫屏湖上飄來了一艘畫舫之后。

    他饒有興趣的著那三層樓高的畫舫,畫舫的前面插著一只高高的旗桿,旗桿上飄蕩著一面鮮紅的旗子,旗子上龍飛鳳舞的寫著兩個大字——鐘離!

    這是個復姓,隱約記得這個姓氏在寧國地位極高。

    至于怎么個高法,原主頗為木訥,還很是自閉,對此也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這同樣與他無關,甚至在這時候整個世界都和他無關。.

    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客。

    比如現在,他就著那畫舫,覺得陽光下那畫舫挺美。

    飛檐樓閣雕梁畫棟,上去很是氣派又不失優雅。

    可惜的是那些掛著湘妃竹簾的窗盡皆緊閉,若是那竹簾能夠半卷,那半卷的竹簾里有一個俏麗的正在彈奏著琵琶的姑娘,那才是最美的。

    就在李辰安如此想著的時候,亭外有腳步聲傳來。

    他轉頭去,便見兩個人正朝著這涼亭走來。

    前面那人年約十六七歲,個子不高,大致一米六的樣子,不過面容姣好,穿著一襲雪白的云紋長衫,腰間系著一條青色祥云寬邊錦帶,頭發束起,戴著頂鑲玉小銀冠。

    他的身后是一清秀的青衣小廝,手里提著一個三層的食盒。

    這主仆二人在距離涼亭三步距離的時候停下了腳步。

    前面那少年似乎未曾想到這偏僻的煙雨亭里會有人,他抬頭了李辰安,眉間微蹙了一下又迅速展開來。

    他身后的那小廝正要上前,他卻刷的一聲打開了折扇搖了搖,另一只手背負在身后,抬步走入了煙雨亭中。

    他坐在了李辰安的對面。

    此刻的李辰安視線卻又投向了畫屏湖上,畢竟盯著一個陌生人一直這很不禮貌,何況這陌生男子實在是太過俊俏——

    他生的唇紅齒白,肌膚白里透紅仿佛吹彈可破。

    再加上那雙柳葉般的眉,和眉下的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還有鼻孔里嗅到的那一絲淡淡的如蘭芳香……他差點以為這是個女扮男裝的姑娘!

    所以剛才李辰安多了這少年一眼,第二眼落在了他的胸前,嗯,八百里平川,是個男人。

    長得很漂亮的少年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