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咚咚咚。”

    經過好幾次的掙扎,再一次的想起自己那還躺在醫院病床上等著做手術的爺爺,徐萱萱終于是鼓足勇氣,伸手敲響了面前緊閉的房門。

    “請進。”

    房間里響起一道女子嫵媚的聲音。

    “呼。”

    深吸一口氣,徐萱萱推門而入,徑直走到一個隨意坐在辦公椅子上,正在抽煙的女人面前。

    這個女人是這“凱爵會所”的經理,相傳十年之前,她還是這Z市最有名的花魁,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容顏的退卻,如今她只能退居幕后,成為一個娛樂會所的經理。

    雖然如今她的臉上也有了皺紋,魚尾紋,但卻不難看出,這女人年輕時候的美麗。

    “秦姐,我……我……我決定了。”

    “你真的決定了?”

    徐萱萱把頭低的更深了,她緊緊地咬著下嘴唇,秀眉也蹙在一起,楚楚動人的模樣看上去讓人心生憐惜。

    秦姐有些心疼的看著這個將紅唇緊緊抿著、長得眉清目秀的女孩。

    作為一個老人,她很清楚‘下水’,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意味著什么,這將宣示著,從今以后她不會再有愛情,不會再有婚姻,如她現在一樣,等到人老珠黃,只能寂寞獨身一人生活。

    “是的秦姐,我決定了。”

    徐萱萱終于抬起了頭,一絲鮮血滑入她的口腔,淡淡的腥味卻仿佛在不斷提醒她,想要救好爺爺,她只能這么做。

    “好吧,既然你決定好了,那我這兩天就給你安排。”

    秦姐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她知道徐萱萱如今的難處,她也不止一次的幫過她,但是那筆龐大的手術費,讓她都有心無力了。

    原本秦姐給自己介紹了一個賣酒的工作,雖說自己面子薄磨不開臉求著男人,但工資加上提成也將將夠應付爺爺的醫療費。但這次不一樣了。

    爺爺要手術,這筆手術費對于自己來說是一筆巨款。為了湊齊手術費,不得不出賣點什么。比如,年輕的身體。

    思來想去,徐萱萱認命了。

    “謝謝秦姐,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徐萱萱感激的沖著秦姐欠了欠身,轉身離開她的辦公室。

    “砰!”

    徐萱萱關上房門,轉過身的時候卻是突然撞進一個男人的懷里。

    那股強烈的雄性氣息讓她不由得后退兩步,俏臉上閃過一絲紅暈,連忙低下頭說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沒有說話,這讓徐萱萱有些好奇的抬起頭看向了面前的男人,瞬間,她愣住了,她沒想到,這個世上竟然還會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那是一張完美到不可思議的男性臉龐,墨色的雙眸仿佛藏著深不可測的池水,鼻梁如山峰般挺拔,薄唇微抿,每一處五官,每一個棱角都令人感嘆上帝的不公……

    只是那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沒有焦距,深黯的眼底里充滿了冰冷的意味,使他的骨子里都透出的一股寒勁,讓人忍不住想要退避三尺。

    冷楓?!

    下一刻,徐萱萱的腦袋里突然蹦出來這么兩個字,長時間在這家酒吧工作,因此她也從那些姐妹的口中得知面前這男人究竟是誰。

    他是Z市冷氏集團的董事長冷楓,商業界的風云人物,更是黑白兩道通吃,只是這個人很冷,就如他的姓氏,冰冷的沒有一點人情味。

    似乎是從他那深邃的眸子里看出了一絲不耐,徐萱萱這才突然想起來自己好像擋著他的路了,不敢遲疑連忙閃身讓開,局促的低著頭站在一旁。

    “砰!”

    重重的關門聲在耳邊炸響,徐萱萱這才后知后覺的抬頭看去,可現在自己的面前,哪還有剛才那人的影子?

    “雖然很冷,但這家伙長得倒是挺帥。”

    想起剛才自己那驚鴻一瞥,徐萱萱腹誹了一句后,連忙轉身離開了這里。

    徐萱萱,你還要去工作,工作之后還得去醫院照顧自己的爺爺,你可沒時間在這里犯花癡!

    “喲,冷公子今天怎么有興趣來找我這個半老徐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