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哥!!”錢玉瑤眸子微紅,黛眉深深地蹙起,不悅地看向了答應陸佳人要求的錢燿舵。

錢燿舵并未看她一眼,而是直視陸佳人的眼睛。

陸佳人勾唇一笑,戲謔地道:“錢兄跟著葉楚王在云都半年,看來也并非是身無長進嘛,目前看來,至少是識時務者為俊杰。”

錢燿舵心平氣和,不為所動,只淡聲說:“佳人,便希望你能一直這般從容,別到時候如遺跡之地那樣,落魄又狼狽,丟大炎城和陸家的臉。”

只要是提及遺跡之事,陸佳人臉色瞬變,笑容陡然冷凝,眸子里的鋒銳深蘊著殺機。

她望著錢燿舵的眼神不似適才那般怡然自得,冷的就像是一塊不含雜質的冰。

稍作沉吟,便率領陸家之眾往前踏步。

與錢燿舵擦肩而過的剎那,略微湊在錢燿舵的耳畔,壓低了嗓音出聲:

“落魄狼狽與否,自有后世之人評斷,但好過,世人背后嘲你錢家兄妹,成為了凡女的走狗。錢兄可知此事違背了錢家祖訓,日后令尊令母又有何顏面去見錢家的列祖列宗呢?錢兄,做人,還是安分守己一點好,莫要異想天開了。她的凡人道說再是厲害,終究不是神。”

話說到最后,陸佳人抬起的手掌,輕輕地拍了拍錢燿舵的肩膀。

看似語重心長,實則字字句句浸滿了傲慢。

陸佳人曾在遺跡之地斷去一臂,拍著錢燿舵的手,則是剩下的另一條臂膀。

而斷裂的臂膀,袖衫特別的長,不相像是空蕩蕩的模樣,好似塞了固體狀的東西。

錢玉瑤哪里忍受陸佳人這般的傲慢情況,咬著牙追了上去,殷紅的唇張開之際就要對陸佳人破口大罵,卻被錢燿舵給攔住了。

“阿兄,你可是云都楚王麾下的人,這就是你做事的風格?像是個窩囊廢、軟包子任人拿捏?”

錢玉瑤杏眸圓瞪,“你不僅丟錢家的臉,你還丟楚王的臉!阿爹阿娘和楚王可都睜大了眼睛看著呢,陸、錢兩家平起平坐,憑什么要在她陸佳人之下?”

錢燿舵素日里在云都王宮的青云廣場,從來都不是沉著自持的冷靜穩重之人,反而和陸猛臭味相投,時常說一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做一些令人咂舌哭笑不得的事,錚錚魁梧的九尺男兒,幼稚的就像是孩童,這會兒的所謂隱忍,于錢玉瑤而言就是懦夫所為。

她看著阿兄的目光充斥著失望。

見阿兄久久不語。

自嘲冷嗤了一聲,便要抬步直奔血海。

錢燿舵的手猶如鋼鐵般,鉗制住了錢玉瑤的臂膀。

錢玉瑤回頭看。

阿兄低垂著頭。

幾許被風吹得凌亂的額錢碎發,朝兩側掀起,使得眉眼更加的明朗清晰。

“玉瑤。”

他壓低了聲說:“別小看古武一族。”

聲音,只有兄妹彼此聽得見。

錢玉瑤眸光顫動,神情頗具恍惚。

“我的意思是——”

錢燿舵方才舉眸看向了近在眼前的妹妹,“別小看了,楚王教導出來的人。”

云都之戰結束,王宮大殿,楚月所展示出的奔雷掌法,道出是開創者的真相。

錢燿舵之流是深信不疑的。

葉楚王的身上,充斥著萬般的神秘。

她的來歷,世人似乎一目了然,又好似寫不盡她的傳奇。

她來自何方,又將去往哪里。

她和古武一族,在何處相識,又是如何銷聲匿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