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云城血紅的雙目望著法器靈寶倒映出的光影,只覺得左側胸腔內的心臟,好似在一陣陣地絞痛,殺機稍縱即逝,但擰巴依舊,他不得不承認的是,他的靈魂深處始終有一種聲音在期待,期待著那樣風采卓絕巾幗勝須眉的女子,能夠認可他這個父親,哪怕只有某個瞬間……

然而——

從未!

……

論劍之地。

陸家主悻悻不語。

大炎城主適時地出來打了個圓場。

“陸家主,陸猛已非稚童,行止做事自有章法和尺度,做父母的終究不能插手太多。更何況,跟在葉楚王的麾下,無需擔心其會誤入歧途。”

“城主所言甚是。”陸家主低下了頭顱,時而看向陸猛的眼神,充斥了厭惡。

半會,他遣了一個陸家族人,去到陸猛那頭傳話:“公子猛,家主希望你在論劍之時,不要使用琵琶。家主說了,那是女人用的東西,既是一心一頭跟在楚王麾下,就好好做人,莫要用那華而無實的琵琶,丟了陸府和葉楚王的臉。”

陸猛雙手緊緊地攥成了拳,終究還是寒了心。

離家半年之久,幾次九死一生的險境,稍有不慎就會萬劫不復,或許永遠都沒辦法完好無損的出現在父親面前了。而今相見,父親從不關心,哪怕只是一個關懷的眼神都是奢侈,說出的第一句話便是要讓他在眾目睽睽的注視之下屈辱地下跪,承擔長姐陸佳人論劍失敗的注意力。

他不怨不恨,只是心如死灰,麻木地回:“去告訴他,我知道了。”

陸家主聽到傳話,盛怒過后逐漸地冷靜,面龐浮現起微笑,“他知道就好。”

血海之上,屠生大師正在記錄拓跋璇所說的古武道法,字字句句,究極認真。

周遭的修行者們,聽得甚是認真。

古武之道,跳脫于諸天之外。

既是一種全新的思想,更像是來自于另一個時代的另一種文明。

拓跋璇在古武之道的實力可圈可點,嗓音凜冽,眉目冷漠,只掃了眼四周,便似有寒風呼嘯而過的厲害。

“古武道法,聞所未聞,今日瞧著,倒是叫人眼前一亮。”

修行者們聽得如癡如醉,更有耳目一新之感。

議論聲,紛紛起——

“古武道法若是可行的話,豈不是對于那些先天就沒有武根、丹田的人而言,是一種向上的路?哪怕是后天導致的丹田武根破碎,亦可轉行古武之道。”

“話說回來,諸位可有觀察,葉楚王在大炎城所收的一個徒兒,乃是瓊城趙家的趙囡囡,她丹田武根受損,強身健體,脫胎換骨,習得奔雷拳,似乎就是古武之道。云都之戰時,甚至還和古武高手郭昭打得不分伯仲……”

“是啊,她焉知古武之道,和古武一族是什么關系?”

“說起來,鄙人途經北方森林,聽聞過一種傳言。”

“這位兄臺,不妨講講看。”

“葉楚王曾也是古武一族的人,奈何出了某些不為人知的事,就被趕出了古武一族。”

“………”

人云亦云,小小的天梯之地,短暫的時間內,關乎此事就能傳出不小的影響。

但也因此就能將一切串連在一起,而且還能說得通了。

不少人起初聽聞此事,驚訝得不行,但仔細想想便覺得合理,非常合理。

拓跋璇和錢、陸兩家論劍結束,又歷時了數日的論劍,四方前來論道的修行者們,進入了休整時期。

每當此時,神佛道鼓就會發出宛若呦呦鹿鳴般的古老之聲,傳遍四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