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咳,咳咳——”

龍子蘅干咳數聲,以掩尷尬,隨即端正地坐而旁觀,微微抬起下頜,眼神凜冽做足了第三隊長的姿態。

他悄悄然地看了眼楚月,心中思緒復雜萬千。

說起來,他應當萬分厭惡這個人族女子。

其子葉塵在龍吟島嶼,深受龍祖器重,嚴重威脅到了龍子蘅的地位。

但自打云都兇獸案后,他對葉楚月的態度和心理想法,產生了微妙的變化。

就拿此次的天梯論劍來說,原先出動的執法隊之中,并無他所在的第三執法隊。

正是他動用了內部的一些關系,方才擠了進來。

當然——

他并未想到的是,執法總處愿意他來,便是衡量到了他和葉楚月因為利益關系而會互相對立的一面。

……

長桌四方,海霧如水紋,一摞摞地往上浮動。

周遭氛圍,稍作凝固,如若冰點。

傅蒼雪打破了此間的僵局。

“臨淵城主,此言差矣,海域封印,葉楚王是為大義。”

明面上似乎在為楚月打圓場的話,事實上是讓臨淵城主有話茬接了。

“傅尊,她大義,本座并非不承認。”

臨淵城主面色冷峻,眼神宛若冰塊般冷冽,環顧四周,隨后直視傅蒼雪的眼睛說:“但不得不說的是,這份大義,是為下界,并非是為了海神界。于下界而言,她是至高無上的界主,是身先士卒的影響。但對海神界來說,封印之舉措,實欠考慮。要本座看,葉楚王,應當做出表率。”

“什么表率?”傅蒼雪問。

“自斷一臂,祭于海域,此舉是為了平息海神界的民怨,二則也是為了當初對上界無禮的道歉。”

臨淵城主將話鋒轉了回來。

他的視線,好似出鞘的刀劍,對準了楚月。

偏是不信,這位小楚王,還能故技重施,重來一次那四兩撥千斤。

“啪!”

楚月手掌猛地朝桌上一拍。

赫然間,固若金湯的玉石桌面,猛地顫動了幾下。

血侯亭四面,勁猛疾風狂沖而出,帶起了陣陣血腥的霧色水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