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家主,雪夫人的居住之地,可要日常灑掃?”侍者屈膝頷首問。

“燒了!一把火燒了!通通燒了!燒得干干凈凈,燒得寸草不生,燒得什么都沒有?!!”

楚云城終再維持不住,將從雷雨夜和離至今的怨怒發泄了出來。

他揮動著袖袍怒目圓瞪,怒吼聲就像野獸,歇斯底里的用盡了力氣。

侍者跪地發抖,誠惶誠恐,幾番吞咽著口水連連回“是”,而后立馬去處理楚云城所吩咐的事情。

然而,侍者才連滾帶爬難直起腰地出了玄關,就見身后傳來了楚云城悶若驚雷的轟然之聲。

“慢著!滾回來!”

侍者調轉身,匍匐在地等待著陰晴不定的楚云城發號施令,滿背冷汗濕了內衫,手掌心全都是汗。

楚云城赤紅著眼睛睚眥欲裂,瞪著侍者好久才無力道:“把她的東西清點好,封存吧。”

“父親,應該仔細去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是對葉楚月有利的。”楚世訣說:“兒子就覺得母親此次來者不善,所行都是為了葉楚月一人。”

楚云城像是被刺痛了心。

明月。

若是沒有明月的話。

這個家,是不會這樣的。

挽歌不會斷然離他而去,不會絕了昔日羨煞旁人的眷侶之情!

楚云城不語,卻是抬手讓侍者去了。

侍者只得率領著手底下的人去搜查雪挽歌居住的地方。

過去了很久。

侍者帶了一大寶箱的東西來。

沉甸甸的,要好幾個人抬。

放在地上一霎,都會發出沉悶的響聲。

“果然如此!!”

楚世訣虛瞇起眼睛,像是篤定了什么。

楚南音的心往下一沉。

她終究,還是不該相信母親。

“都是些什么,拿出來看看?”楚世訣急道。

侍者將寶箱打開。

最上面一層是好幾本書籍,關乎罕見的本源醫術。

“她收藏本源醫術的古籍做什么?”

楚世訣不解地問:“葉楚月正是名不正言不順的下任族長,估計是想幫葉楚月增強本源之術吧。還記得嗎,好些年前,南音想試試本源術法,母親直接回絕說她沒有那方面的天賦,根本沒有任何引導的意思,要不然的話……”

他一面翻動古籍,一面說,當他翻出了其中一本書,聲音戛然而止,殿內更是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怎么了?”楚南音問。

楚長云顫著聲線說:“誅……誅……”

“誅什么?!”楚南音繼續逼問,心懸于嗓子眼急不可耐。

楚長云便道:“《誅瞳醫卷》。”

楚南音才站起來就像是被抽干了全部的力氣,軟弱無骨般往下滑去,要不是及時地扶住了椅把,只怕要癱倒在地。

“《誅瞳醫卷》,母親要把自己的眼睛換給我嗎?原來,她這段日子,都在做這些嗎?”

“爹!爺爺!我們錯怪了她!她愛我,愛我們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