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楚世訣的胸腔隱隱作痛,他不甘地凝視了會兒,大楚的甲胄士兵便將他拖拽進了佛堂庵。

途中,只有白色的月光作伴,回想著從前的種種,為了大楚和南音對葉楚月的針鋒相對,竟覺得是那么的可笑。

他方才驚覺——

大楚的這個家里,每個人都在扮演著虛偽客,從來不缺棋子。

人人憎恨厭惡葉楚月,人人都有可能成為葉楚月。

成為那無間地獄里孤獨的伶仃的可憐的小孩。

只是他們要在九萬年后,才能幡然醒悟到這一點罷。

“楚南音!”

他將徹底消失于眾人視覺的盡頭,忽的掙脫束縛再回首看去,竭盡全力地喊道:“若你毫無價值,你又何嘗不是楚明月?若你是楚明月,你可否能從那低谷爬出耗時九萬年之久再重新來到我們的面前?你是否會為了母親將自己置身于萬丈深淵,此時此刻你是后悔或將永遠地失去母親,還是后悔沒能得到母親的眼睛?捫心自問,你可敢回答?承讓吧,虛偽的我們是彼此的鏡子照出惡毒殘忍,都不是什么好人,何苦每次還要道貌岸然佯裝出假仁假義非要推一個至親的罪魁禍首出來?”

那壓抑過后,極端偏執的聲音,如一道利刃,徹底地撕破了夜的寂靜。

楚南音不再沉浸在悲傷之中,渾身發僵,似有寒流走過了全身的骨頭。

一針見血的話,讓她窘迫,讓她也無所適從,眼下對于母親的悲都顯得滑稽可笑。

她滿心的怨怪。

怨怪祖父和父親,為何要將楚明月的金瞳放在自己身上。

這一切,自己年幼尚在襁褓不從得知。

因此,還飽經折磨,承受了九萬年的風霜。

而明月讓她失去了光明。

二哥楚世訣三番兩次送走了旁人對自己的好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