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5章葉府北樓

葉府北樓,比下人的住處還要偏僻簡陋,屋檐漏水,窗紙破爛,是個冬冷夏炎的地方,若是遇到刮風下雨,指不定要遭什么罪。

而這里,正是原主母子倆人相依為命的地方。

楚月站在北樓門前,看著被涼風吹得‘嘎吱’作響的門,若有所思。

原主的母親乃是神武國第一位少年封侯的女人,也是家戶喻曉,聞名遐邇的鐵血將軍,曾累積了赫赫功勛。在一次激烈的戰爭中為國捐軀,身為神武臣子,是唯一一個擁有死后遺體葬入皇陵的殊榮之人。

先皇在世時,將一枚青璃赤金令牌,交給了年幼的葉楚月,這算是葉楚月的護身符。

正因為母親鎮北侯的關系,即便五年前的葉楚月被人擺了一道,一朝身敗名裂,皇室也沒有資格解除婚約,葉府更不敢把烈士之女,驅逐出府!

后來葉楚月癡癡傻傻,其他人也裝聾作啞,誰都沒有想到,在兩國聯姻的重要時刻,葉楚月會跑去跳城墻!

“娘親。”軟糯的奶音拉回了楚月的思緒,她輕蹙起黛眉,深潭般的眸如化不開的墨。

“我給你熬了最愛的百合肉粥,娘親餓了嗎?可要趁熱吃才好。”小寶低聲說道。

小孩一如既往的乖。

從前,就算葉楚月把他打得頭破血流,他也會乖乖做好飯,洗好衣裳,無怨無悔跟在娘親的身邊。

“嗯。”

楚月淡淡地應了聲,輕瞥了眼小寶,問:“怎么哭了?”

小寶的眼眸閃爍著淚珠,輕咬下嘴唇,望了楚月好久,才說:“他們跟我說,娘親去跳城墻了,不要我了......以后小寶就是沒有娘親的孩子了。”

楚月輕嘆了一口氣,而后緩緩地伸出手揉了揉小寶的發:“我不是還活著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