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于是,燕山腳下。

兩個巨人再次開始了戰斗。

可結果,依舊令張南海失望了。

就像張南海之前的驗證,對于入化境界的巨人而言,一千人,果然是極限!

“張先生,這到底怎么回事啊?”

“為何我們一千五百人所融合的巨人,還比不過那一千人融合而成的巨人。”

戰斗結束之后,恢復原狀的一眾武者,紛紛問向張南海。

張南海手掌緊攥,或許是用力之大,指尖竟然都深深陷入血肉之中。

“你們都回去吧。”

“今天的訓練,到此為止。”

“我再想想。”

張南海擺了擺手,遣散了眾人。

眾人離開后,張南海孤身一人坐在燕山之巔喝酒。

正所謂,高處不勝寒。

此時的張南海,真正的感受到壓力。

那種前所未有的壓力。

人類的存亡,全都寄予他一人之身,幾乎讓他難以呼吸。

張南海成為而今全球第一人,也不過幾年而已。

在這之前,他的這個位置,一直是葉凡站著的。

張南海難以想象,葉凡的那幾年,承受的壓力,怕是不會比他少絲毫吧。

張南海仰頭,又猛灌了好幾口烈酒。

此時,身后傳來低沉的腳步聲。

“楚前輩?”

張南海猛地扭頭,滿含欣喜的看向身后。

他以為,是葉凡回來幫他了。

可是,轉身之后,看到的,確實莫無涯。

“無涯,是你。”

張南海有些失望,打了個招呼后,便轉過身,繼續喝著酒。

莫無涯走上前,在他身邊坐下。

一把從張南海手中奪過酒壺,也自己灌了幾口。

“南海,我記得以前,你不喝酒的。”

“那時候的你,就像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說話都不敢大聲。”

“只是悶頭鉆研你的陣法。”

“我還笑你是個書呆子。”

“可這才幾年光景啊,就已經學會借酒消愁了。”

“怎么了?”

“給兄弟講講吧?”

“是不是因為跟玉晴吵架了?”

“我剛才來的時候,可是看到玉晴哭著跑下山的。”

莫無涯緩緩問著。

張南海搖頭:“無涯,你知道的,感情的事情,我一向是無暇顧及的。若單單是她的事情,還影響不了我的心情。”

以前的時候,因為葉凡的原因,張南海對姜玉晴還算重視。

可現在,姜玉晴對他而言,跟其他那些小迷妹,沒什么區別。

像姜玉晴這樣的女人有千千萬,他哪有時間搭理。

“不是女人,那又是什么?”

“你現在可是大權在握,整個武盟,幾乎都以你為核心,而且籌備小組,你還是組長。”

“這世上,除了那個家伙之外,還有什么人,敢蹙你眉頭,惹你不高興?”

莫無涯詢問。

張南海又灌了口酒:“無涯,你不懂。我只是覺得壓力太大了。”

“今天的實驗,又失敗了。”

“入化境界的武者融合,出現了瓶頸。”

“這是否代表,宗師級別乃至封號級別的融合,也都有著瓶頸。”

“這是致命的啊。”

“巨人陣的力量有了上限,可是世界樹現在的實力,卻是未知的。”

“這無疑意味著,我們所走的路,可能是條絕路。”

張南海滿心的憂愁。

莫無涯聽到后,卻淡定的很。

“南海,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世上本來就沒有十拿九穩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