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張恒,我們離婚吧,我已經答應了李朝陽,給他生個孩子。”

張恒端著剛出鍋的菜從廚房出來,就聽到妻子趙雅說出這句話。

他腦子頓時嗡的一聲,手中盤子掉在地上,啪的一聲摔成粉碎。

“小雅……”

“不用再說什么了,沒有意義。只有這樣才能換到一百萬,救我爸的命。”

趙雅面色痛苦地搖搖頭,眼里噙著眼淚,將一紙離婚協議拿了出來。

張恒身體劇烈顫抖起來。

那白紙上的黑字,仿佛一顆顆子彈,穿過張恒的眼睛,將他一顆心擊得千瘡百孔。

趙雅的爸爸突發重病,需要一百萬救命,這幾天張恒也幫著四處奔走借錢,錢自然是沒湊夠的。

對于一個普通家庭來說,短時間要籌集百萬現金,難度不亞于登天。

但張恒萬沒想到,妻子會做出這種決定。

李朝陽是趙雅公司的老板,身家過億,對長相身材堪稱名模的趙雅早有不軌之心。

一想到漂亮的嬌妻要被那個長相丑陋,身材似肥豬的猥瑣男壓在身下,張恒就一陣屈辱、心痛。

“不!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小雅你給我點時間,我一定能想到辦法救咱爸的!”

趙雅苦澀一笑,悲哀地搖了搖頭。

“還能有什么辦法?你的積蓄都拿出來了,能借到的錢也都借了。”

“不過你想試試也行,但要在六點之前辦到,到時候如果還是不行,那就真的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行,一定行的!小雅你等我的好消息!”

張恒說完便解下圍裙,急沖出門去。

來到街上,看著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張恒雖然心焦似火燒,卻是如同沒頭的蒼蠅,不知該去往何處。

他話雖說得信誓旦旦,實際就像趙雅說的那樣,能做的他都做了。不到六個小時的時間里,他一個小小的銷售員,實不知道該怎么去填補那大幾十萬的窟窿。

“想辦法!快想辦法啊!”

張恒跟個瘋子一樣用力拍打著自己的腦袋,逼迫著自己。

他是個很命苦的人。出生在京城超級豪門張家,卻因為母親不被張家認可,他被張家人罵作野種趕出京城,后來更親眼看著母親因為重度抑郁,墜入死亡的深淵。

因為自閉,他在孤兒院飽受欺凌,是后來被一對有愛的夫婦收養,才撿回一條命。

心懷恨意的張恒從小就發憤圖強,終于憑著一股狠勁,闖出了好大一番事業。可就在公司即將敲鐘上市,實現真正的騰飛前夕,他被最信任的合作伙伴羅烈背叛。

那天,羅烈挑斷他的手筋,將他扔到江里之前告訴他,之所以那么做,都是因為張家的指示,張家不允許一個野種壯大起來。

雖然僥幸未死,但失去一切的張恒已然萬念俱灰。就在那個時候,他遇到了趙雅。

溫柔體貼,善解人意的趙雅讓絕望的張恒對生活又燃起了希望,他覺得老天總算眷顧了自己一次。

為了趙雅,他放下仇恨,摒棄執念,隱姓埋名低調地過平凡的小日子。趙雅是他生命中唯一的光,他死也無法接受趙雅跟自己離婚,去給另外一個男人生孩子。

高壓之下,張恒腦子飛速轉動,忽然靈光一閃,還真有了個主意。

那是在一年前,他跟趙雅結婚不久時,在郊區的農家樂招待一名客戶,晚上因為喝多了酒睡不著就出去散步,結果意外撞見一伙盜墓賊盜墓。

好奇心的驅使下,張恒在暗處偷看起來,結果那幾個盜墓賊沒進去多久,就接連發出凄厲的慘叫,然后就再無聲息,張恒嚇得酒意全無,連滾帶爬跑了。

“那幾個盜墓賊應該是死在墓洞里了,那么里面的東西肯定還在。看他們挖洞時興奮的樣子,里面肯定是有寶貝,要是能夠拿出來幾件,一定能湊夠錢。”

張恒知道這事風險極大,但自己已無別的辦法可想,為了妻子,也只能冒險一試了。

當下到軍品店買了一把工兵鏟,一只狼牙手電筒和一個大背包,將東西背上,就打車直奔東郊。

由于那晚的事給張恒印象很深,他循著記憶,很快就來到當初那幾名盜墓賊身死的地方。

見四下無人,張恒直接開挖。

這里因為以前就被挖通過,所以土質松軟,挖起來并不費力,張恒甩開膀子,一把工兵鏟上下翻飛,幾個小時就下去近十米深。

這時,一個甬道出現在了他面前。

看著甬道里面黑漆漆的,張恒咽了口唾沫,然后打開手電筒,壯著膽子爬了進去。

在幽暗的甬道爬行了十多分鐘,張恒來到一處廣闊的空間,手電筒四處照去,他被眼前的一幕驚得瞠目結舌。

這赫然是一處巨大的地下宮殿。其豪華程度,比之影視劇里的皇宮還要夸張。放眼望去,到處都是各色金銀珠寶。

宮殿的大門已然打開,借著手電筒的光,隱約可見深處的大殿最里面,那巨大的椅子上坐著一個身影。

張恒看不真切,但總覺得那個身影就在盯著自己,后脊背一陣發涼,趕緊在附近的地上摸了幾件東西,起身就走。

就在他直起腰來的一瞬間,他看到那黑色身影急速朝著自己飄來,張恒嚇得頭皮發麻,渾身汗毛瞬間豎立,調頭就跑。

那黑色身影移動速度極快,堪比光速,幾乎是瞬間,就來到張恒身后,唰的一下沒入了他體內。

張恒渾然不覺,悶頭往外跑。

剛逃出來,腳下立刻一陣地動山搖,跟著地面轟然塌陷。

張恒看著眼前巨大的深坑,大口喘著粗氣,是后怕不已。

直到打到了車,回到市區,他才真正松了一口氣。

這時候已然是晚上六點過,來不及把拿出來的東西拿去換錢,張恒直接讓司機把車開到醫院,然后給妻子打電話。

正巧這時他看到趙雅神色匆匆的從醫院里出來,便收起電話迎了上去。

“小雅,你這是要去哪?”

“是你啊,我去見李朝陽。六點已經過了,而你還沒找到錢,不是么?離婚協議在家里,你回去簽了,咱們就這樣散了吧。”

趙雅的態度非常冷漠,說完就要走。

“別啊,我找到錢了!”

張恒趕緊將她拉住。

“哦?”

趙雅眸光一亮,看著張恒將背包取下來,在里面掏。

可是當她看到張恒拿出來的并不是現金,也不是銀行卡,而是一個金蟾蜍時,眼中的光彩頓時黯淡下去,神色恢復冷漠。

“就這?這玩意能值多少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