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現在,郭副局對我的命令還有什么疑問嗎?”

    魏成冷冷盯著郭銘。

    “沒,沒有了。”

    郭銘冷汗都下來了,哪里再敢說半個不字?忙拉著胖瘦二執法者進去了。

    來到拘留室。

    “張,張校尉……你可以走了。”

    郭銘結結巴巴道。

    張恒舒服的靠坐在那里閉目養神,完全沒有起來的意思。

    “去哪里啊?我在這里待得挺開心的,要不然就在這待著好了。你不是說,還要把我弄到牢里去,判我個無期徒刑的么?我等你弄好啊。”

    郭銘嘴角一陣抽搐。

    “哪里哪里,之前是我糊涂了,請張校尉不要把我的糊涂話放在心上。”

    “沒有搞清楚您的身份,實在是萬分抱歉,都是我們的錯……”

    說著,眼神示意胖瘦二執法者,失魂落魄的二人反應過來,趕緊給張恒認錯,請求張恒幫忙說說好話放他們一馬。

    張恒完全跟沒聽到一樣。

    直到三人道歉的話都說得口干舌燥了,他在十分“艱難”地從床上起來。

    “哎喲腰酸背痛的,在酒吧讓人打得好慘,這可怎么辦呢?”

    郭銘嘴角又是一陣抽搐。

    心說你他媽的胡說八道的能力可真是最頂級的!老子明明沒有說過要想辦法判你無期,你說有;在酒吧挨打的明明是老子的兒子,你他媽說是你,草泥馬!

    心中這樣想,說出來的話,卻完全是另外一個味道。

    “對不起,真是對不起,都怪我管教無方,我馬上帶您去醫院,讓我那不成器的兒子給您賠禮道歉!”

    說著親自走上前,把張恒給扶了起來。

    “那個誰,跟我一起在酒吧被欺負的人呢?你該不會想把他繼續關著吧?”

    張恒問道。

    “沒有沒有,當然沒有,我馬上就去將他帶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