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雖然沒看到人,但柏遠還是立刻聽出,是關儼在咳。

柏遠皺了皺眉,原來是生病了,是感冒嗎?難道怕傳染給荏苒和安安?

但關儼身體強健,吃了感冒藥應該好得很快才對……

這時候,助理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滿滿的焦急和無奈:“關總,你早點動手術好不好?”

“不,我怕萬一醒不過來,再也見不到葉家……”

“手術還有希望,你這么拖著那是等死啊!”

“那也能死得晚一點,我就能多看荏苒一眼,多陪她一段時間。”

柏遠臉色一白。

關儼得了什么病?竟然嚴重到會英年早逝?

屏住呼吸走近,透過門縫看到關儼臉色不佳,英挺的眉狠狠皺到一起,手捂著唇悶咳著。

“又、又吐血了!”助理拿下他的手,看到那抹紅色,手忙腳亂扯著紙巾。

關儼接過紙巾,隨便擦了擦,看上去絲毫不在意。

助理急得跳腳,嗓門越發的大起來,吼道:“可是你這段時間對夫人避而不見,那算哪門子多看一眼,多陪一段時間?哪天你要是倒下了,夫人該多擔心?”

“你也看到了荏苒對我的態度。”關儼苦笑,“她不肯原諒我,我就算治好了這個病,繼續活下去也沒什么意思,多活幾十年也不過是行尸走肉。”

“那你打算瞞到什么時候?總有一天瞞不下去的!不行,我要打電話告訴夫人!我不信夫人知道了還是無動于衷!她肯定會心軟的!”

助理說罷就拿起手機,被關儼奪過,斬釘截鐵到:“她要是不在乎我,知道了也不會在乎,她要是在乎我,我更不能給她添堵……總之,我不想用這個病綁架她,你懂嗎?!”

“那你說,她要是在乎你,等你沒了的那天,我該怎么跟她說?還有安安小姐長大了,我該怎么交代?”

“就說我去環游世界了,我會提前錄好一些視頻,拍些照片,到時候讓我的黑客朋友PS,能瞞多久是多久。”

“關總,你遲遲不肯動手術,卻連后事都想好了,這是何苦呢?你每天派人偷拍她們母女,靠著影像度日,就是不肯坦白,不肯親自去看她,這又是何苦呢?”

“你不懂,這是我的報應,我活該,我做了那么多錯事……好了,不要再說了,早點回去,你可是有小家庭的男人,以后不準陪我加班了,按時下班回去帶孩子。”

說到這里,關儼有些羨慕,旋即眼神黯淡下來。

正在愣神間,助理紅著眼將門拉開,看到柏遠嚇了一跳。

“柏副總,你、你來多久了?”

柏遠低聲道:“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

關儼大驚失色,騰地起身,椅子都被帶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