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四年后。

葉家,草坪上。

“安安,把球踢進來。”

柏遠高大的身體像座塔,即使是蹲在迷你的球門前,也堵住了大半。

小小的葉安薄唇緊抿,臉上閃過不服輸的堅毅,踢著球朝他跑去。

“柏遠,你又亂來!”

葉荏苒皺眉,今天日頭有點曬,怎么能這么玩?

話落,安安揚起小短腿,把球踢向球門。

柏遠假裝判斷錯誤,朝著反方向攔截,小足球順利入門。

“耶——!”

安安跳起來和他擊掌。

葉荏苒忙上來給女兒擦汗,再穿上外套。

免得待會兒人風一吹又會感冒。

“這位媽媽,你不要太緊張,你問安安開不開心?瞧瞧這這健康紅暈的小臉蛋,多俊啊!”柏遠捏了捏安安的臉。

“媽媽,我喜歡踢球,好好玩啊!”

安安笑了笑,對于葉荏苒的嚴格管束,她沒有絲毫逆反心理,依舊乖巧地解釋著。

柏遠提醒道:“荏苒,你有沒有發現,安安去醫院的頻率,越來越低了?”

這么大驚小怪,操碎了心,也不能怪她。

安安底子不好,三天兩頭就上醫院,是兒科常客,醫生護士都混熟了。

某人出獄后,還為此還投資了一家私立兒童醫院呢。

無奈葉荏苒不領情。

安安大病倒沒有,就是免疫力低下,喝口涼水都可能感冒。

如今快五歲了,還是三歲的身形,發育滯后。

不過柏遠相信多多運動,加上先天的基因,安安長大后一定會追上來的。

說到基因,安安的嘴鼻像葉荏苒,眉眼和關儼如出一轍,哼。

不過那又怎么樣?

重要嗎?

安安跟遠爸爸的感情可比跟某人好多了。

“媽媽,我真的沒有不舒服!我可以做你們的花童啦!”

葉荏苒和柏遠早就在一起了,可是因為她一心撲在安安身上,還沒心思舉行婚禮。

如今,安安能跑能跳,婚禮便提上了議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