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姐姐,你這是做什么?”

云芷清連忙跑到了云未央的身旁,抬手就要拉她,“孩子們已經逝世,難道他們死了你都不愿讓他們安寧嗎?

你快住手,我求求王爺給你留個全尸。”

聽到這句話,鳳未央心頭一聲冷笑,好一個姐妹情深,死都已經死了,誰還在乎是不是死無全尸?

幾個仆人已經沖上來拉扯鳳未央,重傷的她頭暈目眩,只得喊道:“你們放手,孩子們還沒死,他們還有救!”

“云未央你在說什么胡話,李太醫方才已經診治過了,早已沒了氣息,你又不會醫術還敢在這里大放厥詞!”

楚王大步向前,面色陰沉,“寒王府里,豈容你一個潑婦胡鬧!”

鳳未央敏銳地察覺到男子眼里的殺機,以她目前的力量根本無法抗衡,又聽見云芷清一旁虛偽的勸說,抬手直接將她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另一只手迅速拔下了頭上的珠釵,抵在了云芷清的脖頸處。

“誰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了她!”

楚王腳步微頓,卻并未就此停下,“云未央,你簡直喪心病狂,立刻放了云姑娘!”

鳳未央手上的珠釵微微用力,劃破了云芷清的肌膚,鮮血在那白皙的脖頸上顯得觸目驚心。

云芷清頓時花容失色,“姐姐,我是你親妹妹啊!”

“閉嘴!”

鳳未央額頭上的鮮血滴落到臉頰,整個人無比狼狽,可那一雙眸子卻是前所未有的明亮懾人。

她將目光轉向了帝云寒,“王爺,我知這些孩子都是殉國將士的孩子,你一直視如己出,我說他們能救,你給我一點時間又何妨?

若是再耽擱下去,他們真的必死無疑!”

帝云寒凝睇著眼前狼狽不堪的女子,本不愿相信她,偏此刻對上那雙明亮睿智的眸子,讓他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只覺得她與往常似乎有些不同。

須臾,他應了下來。

“好,本王就給你一個機會!”

“四弟,你竟相信這個瘋婦的話?”楚王難以置信道。

“她今日已經逃不掉了,若她治不好孩子們,我定讓她為孩子們陪葬。”帝云寒語聲冷漠,卻在看向四個孩童時染著一絲不忍,“若真的能......本王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希望。”

鳳未央松開了云芷清,這女人渾身的脂粉味熏得她腦袋疼,后者更是哭哭啼啼地跑到了楚王的身后,紅著眼眶,我見猶憐。

“姐姐,姐姐好可怕!”

鳳未央沒有理會云芷清哭哭啼啼的控訴,全神貫注地診斷幾個孩子所中之毒。

這一把脈,她的眼中便漫上了一抹震撼。

幾個孩子中毒已經有一段時日了,每一次都是少量地投喂,一點一點地毀著根基,看似是突發急癥,實則早已壞了內里,這一次的湯藥只是導火索,讓這毒徹底爆發了出來罷了。

想要徹底治愈這些孩子,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得需多日調養,但要讓活過來,只要用針灸之術再加上解毒丹便能讓他們醒過來,奈何現在的她手上什么都沒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