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七姑娘,小心。”

帝云寒扶住了即將栽倒下去的云芷清,后者下意識地轉過頭,驚慌中透著蒼白的小臉愈發顯得憐動可人,讓人心頭一軟。

“多謝王爺。”

云芷清一邊道謝一邊站起來,卻不曾想腳下一崴,整個人險些坐到帝云寒身上,嬌俏的小臉染上了一抹紅暈,連忙后退數步,猶如受驚的小鹿,“王爺,清兒失禮了。”

“無礙。”帝云寒臉色平靜無波,一旁的晏言看著溫柔似水的云芷清,心中對云未央的厭惡也更濃了些。

原本七姑娘才是他們的王妃,偏偏六姑娘要橫插一腳,毀了王爺的大好姻緣,實在可恨!

帝云寒的視線望向了屋內,只見紀雅蘭的發髻已經略顯凌亂,另一邊的云未央臉色蒼白,額頭隱隱有血跡流淌而下,眼神卻凌厲懾人。

“我不需要你們看望,滾!”

女子凌厲的聲音自屋內傳來。

“云未央,你好大的膽子,我原以為你性子癲狂,不懂禮數,沒想到竟連半點孝道也沒有,枉為人女!”

冰寒冷冽的聲音霸道無匹,充滿了震懾力。

云未央微怔,抬眸便瞧見男子坐在輪椅上,一襲黑色衣袍襯得他矜貴傲然,五官英挺俊美,棱角分明,身材頎長健碩,額頭上一道疤痕是他征戰沙場的留下的印記,絲毫不損容貌,更添了一分英氣。

他的背脊挺拔,即便坐著輪椅,也給人英武不凡之感,不敢生出半點蔑視之心。

云未央心頭染上了一抹無奈,她昨天昏迷了過去,傷勢都還沒來得及處理,先是遇到這兩個煩人精就已經夠頭疼了,沒想到又招了一個來,不是說原主被關在這云清閣自生自滅嗎?

怎么一個接一個來啊!

紀雅蘭一見帝云寒來了,臉上瞬間堆滿了討好的笑容。

“王爺,昨天的事我已經聽說了,這丫頭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來,實在該罰,此事與我們侯府毫不知情,還望王爺莫要誤會。”

“你這個不孝女,還不跪下!我若是你,就該跪在幾個少爺的床前,若是他們康復不了,便以死謝罪!”

紀雅蘭眼里盡是厭惡,自己這個女兒其貌不揚,又有些臃腫,每次帶出去了都只會害她被嘲笑,成了寒王妃之后也算是光耀門楣了,沒曾想竟如同瘋子一般,若非王爺之前一直癱瘓在床動彈不得,怕是早已經被休棄回去了。

“我不跪你奈我何?”云未央眼底盡是不屑,“既然你這么有覺悟,不如你替我以死謝罪吧。”

此話一出,晏言也不禁瞪大了眼睛,王妃似乎經過這次的事之后更瘋了,這種狂悖之言也敢說?

“云未央!”帝云寒眼底厭惡甚濃,“此事尚未查清之前本王暫且饒你一條命,你非但不知錯反倒愈發張狂,你真當本王不會對你用家法?”

晏言眸光一亮,王爺常年帶兵打仗,府內的家法極嚴苛,一頓藤條板子下來男子都受不了,換做細皮嫩肉的王妃,定是十天半個月都下不來床,恰好也免了她在府內胡鬧生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