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未央說的隨性又淡然,這等對于女子而言堪稱滅頂之災的事情似乎到了她這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時之間就連晏言都看呆了。

不知為何,這樣的王妃竟是比之前看起來順眼多了。

“我離開之后,王爺只管娶了我妹妹,我看她成天往這跑,定是很想嫁進來的。”

云未央唇角勾起嘲諷的弧度,意味深長地看向云芷清。

云芷清臉色一變,眼眸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驚慌,連忙道:“姐姐,你莫不是受刺激糊涂了,怎么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說的不對嗎?若妹妹你不是抱著這個心思,成天跑到這寒王府里來做什么?”

紀雅蘭見她云未央竟敢質問云芷清,怒聲道:“這樁婚本就是你搶來的,若不是因為你,她就是這寒王府名正言順的寒王妃!”

“所以我現在不是自愿讓出王妃之位了嗎?”云未央反問,“如今世人皆知這樁婚是我處心積慮搶來的,王爺與妹妹都是深受其害,即便是給我一紙休書也不會敗壞王爺的名聲,若是肯和離,那更是人人歌頌王爺寬宏大量。

妹妹可以順理成章地當上寒王妃,至于我......用不著你們操心,難道不好嗎?”

女子頭上的傷口有著血跡溢出,她不以為意地擦了擦,雙眸澄澈而明亮,似乎所說的一切都與她無關,也全然意識不到被休棄的她會是怎樣的悲慘命運。

云未央光是想想便覺得痛快,以她堂堂大帝姬的能力,就算是現在的廢物之軀,只要多花一點時間遲早能蛻變,到時候還不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晏言覺得這番話說的實在是太有道理了,王妃嫁過來這么多天,沒想到他唯一一次認同王妃的時候竟然是在她提和離的時候。

“王爺,我覺得王妃說的也不無道理......”

就在晏言開口說出這句話時便察覺到了自家王爺那凜冽的目光,背脊一陣發涼,立即就閉上了嘴。

“王爺,不好了,四少爺又暈過去了,您快去看看吧。”管家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

帝云寒眸色一凝,云未央便覺得自己仿佛被洪水猛獸盯上了一般,只聽他道:“若是他們出了事,你也別想活。”

云未央也想起了那四個可憐的孩子,被人長期投毒毀了根基,她的解毒丹已經將毒給解了,但是他們的身體太過虛弱,虧空過多,必須要多日的調養才能逐漸康復。

年紀稍長點的或許還能撐得住,但是年紀小的就不行了,當即也顧不上多說其他,連忙趕到了朝陽院。

帝云寒收養的四個孩子都是他的將士臨終托孤,交給其他人撫養他不放心,便帶回了寒王府親自撫養,也因為這一點而得到民間傳頌。

他待四個孩子極好,即便之前自己也并未成親,一直如兄如父的照顧四個孩子,十分親近。

云未央的速度比坐著輪椅的帝云寒速度更快些,一進屋便瞧見了臉色發白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的元潤。

其余三個孩子顯然都在等著帝云寒的出現,一見來人是云未央,臉上的期待瞬間變成了驚恐,不自覺地后退了一步,忌憚防備地看著她。

云未央也注意到了這反應,只當是他們也認為昨日中毒是她所害,有這樣的反應也很正常,便快步向前,想要看一看元潤的情況。

然而,三個孩子卻擋在了床榻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