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看向了排行第三的芙靈,伸手想將她拉過來,不曾想芙靈竟害怕地抬手擋住了臉,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王妃,芙靈今天可沒擾你清靜,難道又想打她嗎?”最大的靖宇滿臉倔強地問。

“芙靈小姐不哭,到嬤嬤這來。”

芙靈哭的很大聲,那模樣就像云未央是兇神惡煞的厲鬼一般,趙嬤嬤快步上前,將芙靈護在了懷里。

“王妃若是心里有氣,只管打老奴便是,孩子們年紀小不懂事,也受不住打。”

帝云寒也瞧見了這一幕,芙靈那條件反射般地抬手讓他心疼,隨之而來的便是滔天的怒火。

“云未央,你還打了他們?”

男子英挺俊逸的眉眼浸著滔天的怒火,那雙如星辰般的眸子在戾氣的浸染下愈發顯得森寒可怖,可怕的威壓夾雜著殺伐之氣爆發而開!

常年領兵打仗的他在這一刻展現出了鐵血強勢的一面,撲面而來的殺氣讓人膽寒發憷。

云未央也在搜尋著腦海中的記憶,這一夜實在太混亂,吸收的記憶太多,有的她還沒來得及整理清楚。

趙嬤嬤跪了下來,道:“王爺,公子小姐們都還年幼不懂事,之前你昏迷不醒時,他們便去找過王妃,結果被王妃用大棒趕了出來,三小姐還因為跑得急了摔了一跤,額頭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晏言!”

帝云寒冰冷的目光掃來,晏言連忙跪了下去,“王爺,你當時剛剛蘇醒過來,太醫說你不能操心,屬下便自作主張沒有說。”

“芙靈,過來。”

帝云寒招了招手,芙靈直到見到他才止住了哭聲,緩緩走了過去,白皙可愛的小臉還染著幾分怯懦。

男子伸手摸了摸芙靈額頭上的紅痕,因為時間不長,傷口還是新的,臉色鐵青得可怕。

尚未進門的紀雅蘭一聽這話茬就知道情況不妙,不敢再繼續停留,趁機就向著外邊走去,死丫頭今日怕是徹底完了,她得回去稟報老爺,云家若是出了一個棄婦,怕是會毀了名聲。

“云未央,你好大的膽子!”

帝云寒怒不可遏,強橫的威壓襲來,宛若大山一般壓在了云未央身上,本就很是虛弱的她在這一刻亦是搖搖欲墜。

男子一手掐住了她的下顎,力道之大讓她覺得自己的下巴隨時會被捏碎,疼得她眉頭緊鎖。

“放......放手!”

“你連孩子都不肯放過,世上怎么會有你這么蛇蝎心腸的女子!”

帝云寒眼底漾著惱恨又難以置信的光,他這輩子最荒唐的便是昏迷醒來后便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夫人,偏偏還是一個蛇蝎毒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