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云未央微微一笑,自小在宮內長大的她,什么樣的伎倆沒見過?

以云芷清喜歡裝柔弱扮可憐的性子,楚王妃定是聽了她的哭訴這才替她鳴不平,以原主懦弱膽怯的性子的確就只有挨罵的份,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可她不是。

既然罵名已經承了,一時半會沒有證據也洗不清,不如就將干脆將惡毒進行到底,反正人人都已經如此認定,就算是再惡毒一點,這些人也想不出什么新鮮詞來。

“小姐,你這樣真的很好,以往每次看你在府里受欺負,我都很難受,如今......不管其他人怎么說,春桃明白小姐就是最好的。”

春桃眼眶微紅,沒有人知道小姐這些過得有多不容易,七姑娘在府里人人寵著,哪里會受小姐欺負,明明每次受委屈的都是小姐,只可惜就因為小姐不受寵,連解釋都成了狡辯。

“未央,你如今是愈發的不知禮數了,這樣的場合竟敢和楚王妃頂嘴,還欺負芷清?”

一道蘊著慍怒的聲音陡然響起,云未央轉過頭便瞧見了自家三哥——云承昊。

只見他穿著暗灰藍色裱畫綾錦袍,一條冰湖藍戲童紋錦帶系在腰間,墨發用羊脂玉冠高高束起,露出飽滿的額頭,他五官生的明朗,陽光又有正義感,如今仕途有望,也是眾人眼中的好兒郎。

聽著這一番指責的話,云未央毫不意外地從他眼中看到了不滿與惱火。

“楚王妃言語辱罵我在先,我不過是辯駁一句,有何不可?”

云承昊氣不打一處來,“你那叫辯駁嗎?你那叫強詞奪理!”

“我怎么強詞奪理了?我剛來花園一句話都沒說,楚王妃便已經向我發難,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讓我下不來臺,明擺著想讓我難堪。

你身為我哥哥,非但不幫我討回公道,反倒來這指責我,你就有理?”云未央反問道。

云承昊瞪大了眼睛,眼里盡是難以置信,更多的是不解。

“你如今怎么變成這樣了?以往你在府中雖然比不得芷清,卻也還算是乖巧,可你看看你現在這囂張跋扈牙尖嘴利的樣子,楚王妃也是在為芷清打抱不平,你讓她受了這天大的委屈,難道就沒有一點歉疚?

你只是被楚王妃說了幾句,可芷清失去了自己的夫婿啊!爹說要重責你的時候還是她跪下來替你求情,你可知如果不是因為芷清大度,現在的你怕是一定下了大獄了,竟還在這里仗著寒王妃的身份頤指氣使,你心里過意得去嗎?”

一旁的春桃著急解釋道:“三少爺你誤會了,小姐她沒有,她只是......”

“你閉嘴!”云承昊呵斥道,“你非但不知規勸小姐,反倒在這里為虎作倀,你以為去了寒王府,家里便管不了你了不成?”

春桃臉色一白,云未央卻是道:“春桃,你去那邊替我取點果子來。”

“是,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