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是御賜的簪子,與其他寫在聘禮單上的可不同,當日寒王府的人便是帶著這根簪子作為信物來的,整個云侯府的人都知曉得清清楚楚,倒是不知妹妹為何會認不出來?”

云未央嘴角漾著一抹譏諷,這個女人可真不是一般的能裝。

從原主的記憶里她分明記得當時云芷清一見到這簪子就極為歡喜,愛不釋手地在她面前炫耀了一番,如今倒是在這里裝什么不知道,實在可笑!

眾人紛紛咋舌,這姐妹二人說的當真是完全不同,精彩絕倫,一時之間竟是不知該相信誰。

云芷清的視線落在了后方不知何時出現的帝云寒等人身上,眼眶微微泛紅,神色間滿是歉疚。

“姐姐真是對不起,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這段時間精神有些恍惚,總是丟三落四,竟是將此事給忘了,這簪子是你的,是我不該戴出來,我道歉,這就還給姐姐,還望姐姐別生我的氣了。”

女子嬌柔溫婉的模樣令人憐惜,臉上那滿是擔憂云未央會生氣的神情更是讓人心疼,明明是云未央搶了她的東西在先,結果這會兒還得向她道歉?

若不是云未央不擇手段地奪走了這一切,這簪子等等不全都應該屬于云芷清嗎?

犯錯之人沒有任何歉意,反倒讓沒錯的人道歉求饒,簡直過分至極!

云承昊一來便瞧見了這樣的畫面,原先因為云未央的一番話而略有遲疑的他在這一刻徹底爆發了。

“未央,你真的太過分了!不過是一支簪子,你犯得著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讓七妹妹難堪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