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林雙臉頰盈紅,眸光幽迷,被戰思寒使勁握住了兩只手腕。

“怎么?”林雙仰頭,“你拒絕我?”

戰思寒低頭在她頰上輕輕一吻:“小丫頭,不要報復自己。”

“我沒有。”林雙眸中盈出淚光來。

戰思寒搖頭:“有些真相你不懂,等你懂了再說。”

“什么真相?”林雙說,“我干嘛要懂那么多?”

“戰宇寒的真相.......”戰思寒說,“還有我的真相,你必須懂,然后再做決定。”

“你們能有什么真相?”林雙說,“戰宇寒的真相就是葉清清會給他生孩子,你呢?也這樣嗎?”

“怎么會?”戰思寒苦笑,“我身邊只有你。”

“那我還需要知道什么?”林雙眼淚有些懸不住了。

戰思寒低下頭,吻她的眼睫,大顆的、苦澀的淚珠在舌尖融化。

“等葉清清生產的時候,”戰思寒說,“你會看到一些事,然后再決定是跟我,還是戰宇寒,那樣對你才公平。”

“嗤嗤!”林雙苦笑,“葉清清生產的時候,我還會考慮再跟戰宇寒?大叔你這什么邏輯?”

“我的邏輯沒錯!”戰思寒說,“你相信我,丫頭。”

“那你豈不是給了戰宇寒機會?”林雙冷笑。

“我考慮的不是他,是你!”戰思寒說,“是給了你不會后悔的機會!”

林雙搖搖頭:“我還真是不懂!”

“那就等等看!”戰思寒說,“12月份左右,看葉清清如何生產!”

“你是個奇怪的人,”林雙凝眉,“那我就等著看你的答案。”

......

海北,葉家峪。

戰宇寒在胡同的拐角,遠遠放了車,落下車窗,點燃香煙。

他想看看葉清清如果從家里出來,她的胳膊會是什么情況。

李釗來過兩次,敲開大門,給她送生活用品。

李釗說,葉清清吊著胳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條。

一條胳膊,怎么做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