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鞭炮響起,林蔓要下樓了。

按照風俗,是娘家兄長抱出門來,腳不能沾地的。

戰宇寒就把林蔓從二樓一直抱到張鈞的婚車前。

上車時,林蔓哭了,林雙哭了,賀文娟也哭了。

林蔓摟住戰宇寒的脖子嗚咽:“宇寒哥,你可不能讓雙兒落人家手里去,這哪是結婚,這是命運未卜啊!”

一句話說得戰宇寒眼睛酸澀,他趕忙點頭:“我知道的蔓兒,哥會好好做,好好對雙兒,你也要好好的,記得不論發生什么,你還有哥在呢。”

林蔓在他肩上使勁點頭,“嗯”了兩聲。

張鈞從戰宇寒臂彎里接過林蔓放進婚車,鞭炮聲響中,婚車緩緩駛出御景園。

戰宇寒和林雙駕駛邁巴赫,帶著送親的隊伍,一路來到張鈞家。

老張家用傳統的方式侯完大席,送親的隊伍返程。

任務結束,車隊也就散了,各走各的。

車到中途,天下起雨來,雨越下越大。

林雙接到李松的信息:小姐您定好時間跟我說,我來訂票,先生隨后從M國回來。

林雙回:那就明天吧。

收起手機,眼淚不覺就下來了。

下雨的時候,總是容易抑郁,也不知這眼淚為了誰?

仰或是在擔心姐姐林蔓?

她曾經天真的以為,張鈞會是姐姐一輩子的良人。

但事實上,誰又是誰的良人?

眼淚呼呼地流下來,心里楚楚的,塞滿悲愴。

鼻子抽了兩下,結果控制不住,悲從中來。

林雙用手掩了嘴巴,止不住的“嗚嗚”聲從手指縫里鉆出來。

戰宇寒打了右轉向燈,慢慢靠向路邊,泊停車子。

他伸過手臂,什么語言都沒有,把林雙緊緊摟進懷里。

林雙嗚咽,低低地、壓抑地嗚咽。

“對不起,寶兒......”戰宇寒吻她的頭發,“我知道你過不去這個坎兒,我知道換誰也無法接受......”

“寶兒......我沒轍了,除非我去把那個孩子弄死,我真的沒轍了......”

林雙把頭埋進他的肩窩,肝腸寸斷,命運會這么多波折啊?

“你告訴我,雙兒,”戰宇寒用臉頰摩挲她的頭發,“我應該怎么做?你要我去殺人放火我答應,你要我去把那個孩子毀掉我答應,我只求你,不要再這么難過,我受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