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松看林雙沒事了,渾身濕漉漉的坐回輝騰,駕車駛離。

來到家里,兩人樓上樓下,各自進浴室沖熱水澡。

“什么情況了?”林志平看戰宇寒擦著頭發出來,急忙給他倒杯熱水,“你這一天沒進家了。”

“地下巷道還在繼續透水,”戰宇寒接過水杯,“已經48小時了,不知道里面那一百多人還能生還吧。”

“海城礦是多年的老礦,地下巷道錯綜復雜,估計不好處理。”林志平說。

“明天我還得過去,”戰宇寒說,“我考慮用貨車裝載大型設備,再塞上沙袋推下去,應該能掩住水。”

“那公司的損失怎么辦?”林志平問。

“現在也不考慮那些了,”戰宇寒喝口熱水,“幾十家企業都共同搶險呢,先解除危機再說。”

“不管怎么說,”林志平面有憂慮,“你得注意安全,洪水猛如獸,可不是鬧著玩的。”

“我知道。”戰宇寒點頭,“您跟嬸娘都放心。”

“我不放心!”林雙從樓上下來,“爸你是沒見大壩上那情景,嚇死人了!”

戰宇寒呵呵笑,伸手將她挽過來:“有什么好怕的?”

“我都認不出他了,”林雙對林志平說,“全身都是泥,就兩個眼睛是亮的,爸,你不能再讓戰宇寒去了!”

“雙兒,”戰宇寒給林雙喝一口杯子里的水,“即便爸攔著我,我也得去,否則我這良心上過不去。”

“那是,”林志平說,“冠冕堂皇的話咱不說,就看還能救出那百多名礦工吧。”

“嗯!”戰宇寒點頭。

“要不然我也去。”林雙說。

爺兒兩個呵呵笑起來,“你就別去添亂了!”

“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戰宇寒撓撓林雙的腦袋,“我給你熬小米粥去。”

林雙隨著戰宇寒進了廚房,伸臂摟住他腰。

忽然就想起了戰思寒,還有他被戰宇寒誤傷致死的兒子。

她應該怎么樣,才能替戰宇寒贖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