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要回去了,”戰思寒淡淡的聲音說,“去M國。”

“去那干嘛?”

“有藥物在那邊生產。”

“為什么是M國?”

“......藥物研發出來,不能死在手里。”

“......”林雙鼓了鼓腮幫子。

“人命不分國界,好了!”戰思寒給她理理長發,戴上帽子,“我說頭發可以蓋住吧。”

林雙抬手摸了摸,可不是。轉過身來,“那你什么時候回來?”

“下次你會去32層找我,不是這里!”戰思寒唇角一揚,胸有成竹的樣子。

林雙咯咯笑:“大叔你這回肯定輸定了!”

“如果贏了呢?”戰思寒伸臂按住椅背,將她圈在臂彎里,俯身看著她,“你用什么下注啊,丫頭?”

普洱茶的味道吹在臉上,幽邃的眸如月夜星子,成熟男人的氣息包圍過來,林雙不由一縮。

戰思寒低下頭來,想去捕捉她的唇。

林雙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戰思寒一頓,唇與唇之間,一指的距離。

林雙慢慢推開了他,接聽來電。

“去個洗手間要四十分鐘?”戰宇寒的聲音,“你去了哪里的洗手間?”

“哦,”林雙對著手機說,“我忽然肚子不舒服,來回跑兩趟了。”

“沒事吧?”戰宇寒將信將疑,又擔心的語氣,“要不要去醫院?”

“沒事,我就出去了。”林雙收了線。

“我要走了。”她舉眸,幽幽地看向戰思寒。

“嗯。”戰思寒轉了眉眼,低沉的聲音,“讓李松送你去電梯。”

林雙收回眸光,他的側影透著冷冷的孤獨,心底竟是一楚。

想伸手去觸摸他硬朗的肩,指尖卻縮在掌心里沒動。

一樓宴會大廳里。

“你有沒覺得雙兒不對?”孟曉冬問戰宇寒。

戰宇寒將手機扔在桌上,鎖著眉:“上個洗手間都可以找不到人,你說我能覺得對?”

“我是說......”孟曉冬說,“你沒覺得她老是帶著帽子?”

戰宇寒一怔,“這丫頭行為很怪異。”

“我是說......”孟曉冬說,“她為什么戴帽子?”

“為什么?”戰宇寒凝眉,“你考慮到了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