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戰氏這邊。

“戰總,”陳平敲敲半掩的辦公室門,“您找我?”

戰宇寒把那枚完好的發卡在桌上一推:“跟專案組配合,讓公司職員指認,只要確定這是葉清清的,這就是物證!”

陳平拿起發卡看了看:“這跟那場大火有關?”

戰宇寒在抽屜里拿出另一枚,“這個是在灰燼里找到的,應該是做連接引起短路,所以才引起大火!”

陳平點頭:“我明白了戰總,我這就去辦。”

他小心拿起那兩枚發卡,離開辦公室。

戰宇寒驅車回家。

賀文娟坐在客廳里,客廳里光線有些暗。

戰宇寒打開掩了半面的窗簾。

“雙兒沒事吧?”他面色有些陰郁地說,“好好說著話,怎么就哭了?”

賀文娟嘆口氣:“哭好久了!”

戰宇寒擰了擰眉:“我也沒說她什么啊?”

“但是雙兒說.....”賀文娟也皺了眉,“她說誰要再逼她嫁給你,她就死給誰看!”

戰宇寒鐵青了臉,“我上去看看她。”

“宇寒,”賀文娟叫。

戰宇寒在臺階上站住身,“嗯?”

“那個孩子的事......”賀文娟說,“雙兒接受不了,你也不能怪她。”

“我怎么會怪她?”戰宇寒苦笑,“錯的人是我!”

“換誰都不好面對,”賀文娟說,“多虧咱們還是一家人。”

“我知道,嬸娘,”戰宇寒低了頭,“雙兒最后真不肯原諒我,我也沒轍。”

“這事兒不好處理,”賀文娟說,“走哪兒說哪兒吧。”

“嗯。”戰宇寒點點頭。

他希望自己能把最完美的愛給他的雙兒。

但是以后,因了那個孩子,這份愛可能真的就殘缺了。

他都不能保證自己了,又有什么可要求林雙的呢?

“雙兒?”戰宇寒敲敲門。

“我不想見你。”林雙囔囔的聲音,鼻子都哭塞了。

“我沒說什么,”戰宇寒蹙眉,“我給你道歉還不行。”

“你跟葉清清結婚吧,”林雙說,“我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