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婆,當初你是哪一年到我們青河當知青的,你離開的時候你的父母還身體健康嗎。”

  “還有,你的父母是什么樣的身份,他們竟然會破壞你們家。”

  “我非常的想知道這些信息,一方面是想要了解你的過去,我想真真正正的去了解你前半生的生活,同時存在信息,你可以幫助我更快的找到你的家人。”

  張成主動向妻子詢問這些信息。

  “我上高中畢業之后,那時候就開始鬧文革了,那些紅衛兵,他們給我父母安的罪名是走資派反動派,那會我每天回到家里都看不到爸爸媽媽,這些紅衛兵都是畜生,他們闖進我的家,把我的家收了個底朝天兒,卻沒有搜索到什么有用的東西,但是他們并不甘心,他們仍然把我的父母用繩子綁著,在他們的身子背后立了一塊板寫上反動派,這種充滿了侮辱人格的內容,但我的父母每天都活在了屈辱和恐懼之中,常常要等到晚上的時候我的爸媽才能夠回來。”

  “后來我就問叔叔送到了清河縣當了知青,當時叔叔的處境也特別的危險,把我送到清河之后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系,我從來沒有家的孩子,在你們村那會,還好有咱爸咱媽對我非常照顧,再后來我就就跟你結婚了。”

  “只是我出來的那會兒,父母的身體已經被折磨的很不好,母親父親每天都感覺他們好疲憊,眼神空洞恐懼絕望。”

  “我也不知道爸爸媽媽還在不在這個世上,我真的希望他們還活著,我希望他看到朵朵,我希望他們能看到我現在幸福的生活。”

  “不要讓我永遠的活在遺憾當中,我爸爸媽媽本來是高級知識分子,他們立志報效國家,才從國外返回了國內,不曾想到卻是這樣的下場。”

  “你說愛這個國家有什么錯,這個社會就是如此,人們生活在這個社會,自己充當什么樣的角色,根本就不是我們自己能選擇的,我的父母兢兢業業,為這個國家為這個人民為這個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可是為什么他們卻被害得這么慘。”徐欣越說越激動,眼淚又流了出來。

  常常聽到徐欣悲慘的過往,忍不住的用手捶在自己的胸口上;“這些紅衛兵,總會被清算的,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人這輩子做什么事兒其實上天都看在眼里的,上天都給他記著了,等時機已到,他們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老婆你也別難過了,也不用事事都想往壞處想,我想咱爸咱媽都是聰明的人,一定還活在這個世上。”

  “我們一定要盡快找到,把他們接到我們身邊一起享福。”

  “我只知道,當時我離開的時候,爸爸媽媽還是上京國立大學的老師。”

  “他們住在上京大學家屬大院,。”

  “可是那時候有很多的專家和學者,他們都遭到了破壞,甚至有的曾經是國民黨身份的人都被揪了出來,有很多的人,在一個又一個批斗的夜晚,生命消失。”

  “我這些年之所以不敢回上都,去找我的爸爸媽媽,一方面是一開始沒有錢,又帶著朵朵。”

  “另一方面,我也害怕面對現實,一天沒有去找爸爸媽媽就可能還活著,可是如果真的去找,爸爸媽媽萬一出了什么事兒,我不知道我該怎么面對我的未來,他們是我唯一的親人了。”

  學習對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還是顯得非常擔憂,害怕面對現實。

  但是,根據張成前世的記憶,徐欣的父親和母親依然健在,他們已經得到了平反,一直都是上京大學的老師,不過岳父和岳母的生活并不容易,徐欣是他們唯一的孩子,岳父大人徐國良,在文革期間,被紅衛兵打斷了腿,只能坐輪椅。岳母也飽受摧殘。

  前世,當張成找到岳父和岳母的時候,徐欣已經死了,張成給了岳父和岳母10個億,并且給他們買了別墅,配備了管家。

  可是張成永遠忘不了,當岳父岳母得知徐欣死去的消息,徐國良的眼神中對自己充滿了怨恨,充滿了憤怒,不停的反復追問。

  “我的女兒嫁給你,成為了你的妻子,你為什么沒有好好的對待的,是你害死了虛徐欣,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兒,拿著你的錢我出我的家門,我徐國良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我徐國良哪怕日子過得再困苦,哪怕到街頭去討飯,我也不會要你一分錢,殺人兇手,殺人兇手。”

  岳父岳母的眼神,岳父岳母失魂落魄的精神狀態,這比張成死了還難受,他的良心一輩子都受到譴責。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