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記得前幾次考試,你成績已經跟建國沒有多大差距了。”

  “我相信你那么努力,一定會有一個好結果的。”

  “明天大哥什么事都不用做,就陪著你一起去學校查成績。”

  張成笑著說道,這是弟弟的關鍵時刻,他要陪在他的身邊,見證這難得的一切。

  “哥如果我考不到上京大學,你可千萬別生氣啊。”

  張亮有些心虛說道。

  “我有什么好生氣,張亮啊是你給自己要求太高了,或者是爸給你的要求太高了。”

  “能考進去上京大學的學生,都是萬里挑一的人。”

  “其實在這個時代,很多跟你一樣的年輕人,他們是沒有書讀的。”

  “即便是書讀,大多數人成績都是非常差的,中專考上了就是鐵飯碗,大專考上了那就是金飯碗,要是考上本科大學,那就是鉆石飯碗了。”

  “所以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張成拍了拍弟弟肩膀。

  第二天早早的,張成就起床給家里的人做早飯了,前世含辛茹苦把他撫養長大的父母,他沒有孝敬過父母一天。

  父母就離他而去,他要盡力補償這個家,一有空他都想為家里面做一些什么。

  雖然現在父母健在,夫妻恩愛,事業有成,可謂生活很美好。

  可是他都覺得不夠。

  徐欣起來準備給朵朵做早餐吃的時候,發現老公已經把早餐都快做好了啊。

  徐欣知道張成這段時間一直忙著事業,根本沒有好好的休息。

  好不容易一休息就起早做早餐,徐欣很心疼自己的老公:“做早飯啊,那是我們女人該做的活。”

  “你忙了那么久,好不容易今天休息,不好好睡著,起那么早干嘛啊。”

  話中徐欣有些責怪張成。

  張成笑著說道:“老婆啊,這你就不懂了吧,男人在在外面事業風光其實也不算本事。”

  “真正有本事的男人,當然是家里的人也要照顧好,事業也要做得好。”

  “這才是好男人啊。”

  徐欣有些哭笑不得說道:“你這是歪理,你趕緊去洗漱吧,這些事我來就行。”

  不過張成卻拒絕徐欣說道:“行了你趕緊洗臉刷牙去,我難得做一次早餐,你跟我搶干什么。”

  “不用你,不用你,倒是親一個是真的。”

  拗不過張成,徐欣親了張成一口后,夫妻兩人相視一笑,這才去洗漱了。

  等家里的人都起床后,張成把油條炸好了,豆漿也磨好了。

  大伙看著香噴噴的早餐,不由的感嘆起來。

  老爸豎起大拇指:“兔崽子,你真是懂我,老頭子我最愛吃豆漿和油條了。”

  “今兒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們家的大忙人,竟然起來做早餐了。”

  張亮說道:“知道你喜歡油條,我這就起早做了,看看脆不脆,合不合您胃口。”

  老張拿起一根油條,往嘴里塞,卡茨一聲,吃得滿嘴流油。

  “脆真是脆,剛好啊。”

  “兒子這手藝行啊。”

  老頭子顯得很高興。

  “爸爸以后你要是喜歡,我天天給您做。”

  “對了爸今天哥要陪我去查成績。”一旁的張亮忽然說道。

  父親立刻板著個臉來說道:“張亮啊,你可千萬要給我考進上京大學。”

  “要不然我在你二叔跟前抬不起頭來。”

  張亮聽完頓時連吃飯心情都沒有了,本來他壓力就很大,知道今天要查成績,可是一夜都沒有睡覺呢。

  張成見狀說道:“老爸你看看你,都什么時代,你還是個老頑固啊。”

  “咱們家張亮為了考上京大學,可是非常的努力的,人都瘦了一大圈了。”

  “盡人事聽天命,至于結果如何,我認為沒那么重要。”

  “考上個大學,那就是給咱們祖宗長臉了啊。”

  “必須要上京大學,那就太苛刻了。”

  老頭子嘆了口氣說道:“你說得也有道理,小亮啊,其實在我眼里,你考不考得上上京大學,你跟大哥一樣都是我的好兒子。”

  “我之所以天天把上京大學掛在嘴邊,是為了激勵你刻苦學習。”

  “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咱們農家子弟,考上個中專已經是祖墳冒青煙了。”

  “更何況是大學了。”

  “現在都快查成績了,你的確不用再背負任何的壓力了。”

  “做你自己吧,像你哥一樣,闖出一片天地來。”

  “我老了,你們兄弟兩個,以前老大不成器,我打他罵他,現在開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