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總算是把張亮勸下來了,雖然臉上不太高興,可是也和老師還有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們一起吃了這頓飯。

  期間也主動給老師敬酒倒酒。

  宴席結束了之后,第二天張亮很早就離開了家。

  張成去找他,想要了解胡小夢情況的時候已經晚了。

  這家伙估計又去找胡小夢去了。

  “真是戀愛腦了,有了女朋友,連家也不回了。”

  張成多少有些無奈。

  早上張茂權來找張成了解情況。

  張成說道:“老爸張亮也并非不想去讀大學,只不過他為自己那心上人打抱不平呢。”

  “因為他們兩人約好了一起去上京大學的。”

  “胡小夢的成績平時比張亮還要好。”

  “這回才考400多分,再怎么發揮失常也不可能考400多分啊。”

  “這件事情里面肯定有冤情。”

  “那姑娘我見過,人長得很漂亮,心地善良。”

  “可是家里很窮,那么努力上學,就是為了考上上京大學。”

  “可沒想到竟然會是這么一個結果。”

  “考不上這女娃子,肯定是要嫁人了的。”

  “估計家里應該也安排好了,難怪張亮那么著急呢。”

  “小亮沒有經過社會的毒打,他才有這種想法。”

  “可是這孩子性格剛烈,跟你一樣。”

  “一旦他認準了的事情,即便是10頭牛拉不回來了。”

  “萬一他真不讀書了,我怎么面對父老鄉親們啊,人家的閑話估計都能讓我活不下去,不想出這個門了。”

  張成笑著說道:“爸你就放心吧,既然張亮那么喜歡胡小夢,那胡小夢以后就是你兒媳婦了。”

  “是自家人,我自然不會讓我兒媳婦蒙受不白之冤的。”

  “難道說這件事真的有什么冤情。”

  張茂權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爸啊,現在這社會啊,黑著呢。”

  “身份證都是派出所手寫的,檔案戶口也都是一張紙。”

  “要是有人認識公安系統里的人,想要改身份信息。”

  “移花接木,讓別人頂替胡小夢。”

  “這太容易做到了。”

  張成說道。

  80年代到21世紀頭十年,這幾十年時間,不知道有多少農家子弟的高考成績,被那些當權者的少爺和千金們頂替,不知道有多少流氓當上了警察。那是有錢就能使鬼推磨的時代啊。

  還真是諷刺啊。

  而無權無勢的農民子女,不得不面對現實,他們甚至絲毫不會懷疑,成績有問題。

  到死了都不知道自己辛苦了三年的成果,就這樣被某某局長的兒子,某某縣長、市長的少爺和公子們給頂替了。

  錯過高考,他們命運悲慘,只能去廣東打工,唯一改變命運的機會被人強行搶走。

  想到這里,張成十分的憤怒。

  為什么,這些人如此膽大妄為。

  “真沒想到這事情這么黑啊。”

  “先烈若是泉下有知,他們所創造的人人平等的世界。”

  “現在卻被這些蛀蟲腐蝕成這個樣子,這些敗類盯著黨員的光環。”

  “把當和人民賦予他們權力,用來謀私利會作何感想。”

  “他們對得起那些為了*****,拋頭顱灑熱血的革命烈士們嗎。”

  “現在還欺負到我們頭上來了。”

  “張成你給我查,一定得為咱們兒媳婦討一個公道。”

  張茂權十分憤怒,要求張成徹查這件事。

  “你放心吧,我今天就去找江大哥。”

  “若是江大哥不幫忙,那就找王縣長,我就不信沒有天理了。”

  張成冷笑道。

  張亮此時已經走到了胡小夢的村子,叫胡家溝。

  因為這里的人都姓胡,而且住在一個山溝溝里,所以就叫胡家溝了。

  張亮提著肉,提著酒菜,走近胡小夢的家里。

  他來這其實想告訴胡爸,他會照顧好小夢的,別讓胡小夢嫁給別人。

  此時胡小夢家院子里卻有一輛車停在院子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