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胡小夢,你家庭條件這么困難,你爸常年生病。”

  “你讀了那么多書,應該是個聰明人,此刻應選擇十萬塊錢,而不是上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以你的情況,追求虛無縹緲的東西是不現實的,十萬塊錢拿在你手里,可以改善你們家的生活。”

  男人繼續說道。

  胡小夢聽完哭了:“原來我考上了上京大學,是你們剝奪了原本屬于我的機會。”

  “你們憑什么搶走本該屬于我的機會。”

  “我只是個普通人,我只希望通過讀書改變自己的一生,連這條路你都要堵我嗎。”

  男人冷笑道:“憑什么?憑他們家有錢有勢,有錢能使鬼推磨的道理你不懂嗎。”

  “小姑娘,對方來頭可是很大的,跺一跺腳,清河縣都要抖一抖的家庭。”

  “父親當今清河的大官,母親經商。”

  “你能跟他們比嗎。”

  “現在是做選擇的時候了。”

  男人提醒胡小夢。

  “我的態度不會有任何改變,你也不用浪費時間了。”

  “我一定會告到底,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沒有天理。”

  胡小夢十分決然的說道。

  “真是愚蠢,你以為你抗爭能改變什么?”

  “你們就是螻蟻,隨便踩一腳就弄踩死你們。”

  “你以為你不妥協,他們就會害怕嗎。”

  “其實根本都不重要。”

  “你拖不妥協,去上京大學讀書的,一定別人而不是你。”

  “而且你不妥協,那就不好意思了,明天就會有警察來把你父親抓走。”

  男子威脅起胡小夢一家來。

  “小夢算了吧,我們不是人家的對手。”

  “拿10萬塊錢也不錯。”

  “至少比什么都沒有,鬧得家破人亡要好。”

  此時張父終于說話了,張父就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膽子很小的,人家這么一嚇唬,立刻就慫了。

  見到爸爸沒有支持自己,而是選擇妥協,胡小夢徹底心軟了。

  她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家庭這么貧困,父親為了供自己讀書,患上了一身的病。

  她如果不聽父親的安排,害得爸爸進了監獄,那就是不孝子。

  可是就這么認命么,不甘心啊。

  “叔叔,絕對不能聽他的。”

  “沒有什么好怕的,我跟你們一起抗爭到底。”

  這一刻,張亮再也忍不住了,他破門而入,選擇站了出來。

  “你是誰啊,你怎么闖到我們家里來了。”

  “你給我出去。”

  面對忽然出現的張亮,胡小夢的父親很生氣,家被看做是他自己這個老實巴交農民的領地。

  被別人輕易闖入,所以他很不高興。

  張亮磕磕巴巴的向自己這個未來岳父道歉,然后是自我介紹。

  “原來你就是跟小夢關系很好地張亮啊。”

  “你這孩子,破門而入可不好啊。”

  “你應該敲門的。”

  “你有這個心,我很高興。”

  “可是我們自己的家里的事,我們自己做決定。”

  “你就不要干涉了。”

  “今天我家里還有事,就不招待你了,你先回去吧。”

  胡小夢的父親,竟然要把張亮轟出去。

  “叔叔,我不會走的。”

  “小夢苦讀了十幾年,你也付出了十幾年。”

  “小夢學習成績那么優秀。”

  “她這次本來考了上京大學。”

  “我們兩個都約定好了,只要考上了上京大學,我們就一起去上京讀書。”

  “我是她男朋友,她是我女朋友,我不是什么壞人。”

  “我一定會幫小夢抗爭到底。”

  “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她。”

  張亮不但沒有走,反而表現得很強勢。

  “今年我們清河可是有兩個人分數達到了上京大學分數線。”

  “原來那個人是你,你叫張亮是吧。”

  “我對你有印象。”

  “但是別以為你考個上京大學,就有什么了不起的。”

  “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否則我一但把情況告訴他們。”

  “他們把你抓進監獄了,你的書就讀不成了。”

  男人見來的人竟然是張亮,頓時覺得有些麻煩,因為高考考得很出色,現在張亮已經名聲在外了。

  男人不想跟張成起直接沖突,所以就希望用這種方式讓張亮害怕。

  可是自從昨晚這件事,得到哥哥許諾后,張亮便不再害怕了。

  清河縣內,就沒有哥哥搞不定的事情,他不相信頂替胡小夢的人,比周斌、比劉漢文的地位還要高。

  張亮忽然說道:“這位叔叔,敢問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一臉不屑說道:“你還沒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小子。”

  張亮了笑著說道:“名字都不敢告訴我,是害怕我秋后算賬吧。”

  “我現在也不怕你,我哥叫張成,饞嘴蛙的老板。”

  “還是舊城改造工程的承包商。”

  “我哥和江河局長是鐵哥們,和王毅縣長是朋友。”

  “而胡小夢是我的女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