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馬車迎著夜色,一路出了京城,往京郊百里外的一處莊子直奔而去。

重活一世,沈凌音一刻也不想等,她只想盡早將母親接回府,再不讓母親受半點委屈。

如歌和如畫心疼的替沈凌音披上披風。

如今已是入冬時節,白天還好,一到了夜里,氣溫就特別的低。

她們原本想勸沈凌音明天一早再走,但見沈凌音一副急不可待的樣子,兩丫頭也就沒有開口了。

馬車駛入京郊外的一處偏僻的小樹林中,漸漸放慢了速度。

兩丫頭并沒有察覺有什么不妥,但沈凌音卻驟然睜開了雙眼。

冷風將馬車的簾子吹的‘撲撲’作響,夜色中一道寒光閃過。

“小心!”

沈凌音雙臂一張,將如歌和如畫猛然推開,反手握住一直藏在袖口里的匕首,迎面一擋。

便聽‘哐’的一聲響動,兵器交融。

抬頭一看,馬車夫面容獰猙的提刀朝著沈凌音亂砍,他一邊砍一邊冷聲說道,“大小姐乖乖受死吧!”

“是誰派你來的?”

沈凌音擋過幾刀之后,抓準時機翻身跳下馬車。

“大小姐何必問?”

馬車夫緊追上前,手中鋒利的大刀迎著風揮舞的‘呼呼’作響,一看就是個練家子。

沈凌音冷笑一聲,身子一側,躲過馬車夫的致命殺招,細長的手指快速的抓住了馬車夫握刀的右手,手指用巧力輕輕一掰,‘咔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清晰可聞。

“啊!”

馬車夫立馬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這還不止,她右腿猛的一抬,朝著馬車夫的檔部就狠狠的踹了上去。

這一踹她用了十足的力道,馬車夫整張臉都痛的扭曲變形,身體失力,整個蜷縮在了一起,額頭上的冷汗撲簌簌的往下掉。

“說,是誰派你來的!”

馬車夫此時才意識到,面前的少女絕不是善類,他說了是死,不說還是死,似是下定了決心,馬車夫用力一咬后牙槽,一抹黑血便從他的嘴角逸了出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