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到達沈家別莊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沈凌音剛踏進別莊,就聽到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

“你這個瘋婆子,我告訴你多少次了,不許尿在床上,你偏不聽,我看你是欠揍,我今天就好好教訓你,看你下回還敢不敢尿在床上!”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別打我,別打我……”

“抓住她,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

寬敞的院子里,一名傍大腰粗的婆子,正掄著一根手腕粗的長棍,追著一名披頭散發的女子。

婆子一臉的兇神惡煞,手中的棍子一下又一下的招呼在女子的身上。

女子被打的‘嗷嗷’直叫。

她的手腳都被幾名面色不善的婆子抓著,盡管痛的厲害,女子卻絲毫沒有逃跑的機會。

沈凌音的面色一冷。

心像是被什么東西緊緊的抓住,鉆心的痛。

那個被打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母親溫如蘭!

“住手!”

沈凌音一聲大喝,腳尖迅速的挑起幾顆石子,‘啪啪啪’的朝著那幾名婆子打了過去。

幾名婆子被石子打的吃痛,皆松開了手。

如歌和如畫也認出了溫如蘭,兩丫頭趕緊上前將溫如蘭扶住,“夫人!”

這哪里還是初時那個優雅貴氣的夫人?

面前的女人穿著粗布麻衣,身上瘦的只剩下骨頭,一雙眼睛里盛滿了驚慌,臉上贓的根本看不清原貌。

她的嘴里只喃喃念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沈凌音的腳像是千斤重,每抬一下,她就想起上一世的種種。

母親的死、外祖父和兩個舅舅的頭顱。

她想過母親在別莊或許會過的很苦,卻沒想到……母親居然被這些人折磨成了這樣。

她的眼眶發紅,淚水止不住的滑落。

手掌也在袖子里緊緊的握成了拳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