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是想告訴我,拔你舌頭的人是梅姨娘,但她背后還有人?”

劉媽欣喜的握住沈凌音的手。

小姐就是聰明,一下就猜了出來。

“啊啊啊……”

劉媽迫不及待的還想向沈凌音表達什么,她手舞足蹈的,可惜……沈凌音卻什么也看不懂。

她心中失望,瞧見劉媽的屋子里一貧如洗,茅草屋似乎被風一吹就能倒,便提議道,“劉媽,你愿不愿意再回沈家伺候我娘?”

一聽這話,劉媽反倒沉默了。

她緩緩的松開沈凌音的手,忍不住掩面哭了起來。

她還哪有臉面回去?

當年她沒能護住小姐,被惡人所害,她愧對小姐,愧對老爺,被人拔了舌頭也是活該。

“劉媽,你只需告訴我,你有沒有害過我娘!”

問到這個,劉媽毫不猶豫的搖頭。

她怎么可能害小姐?當年,那人用她姐姐一家的性命要挾她,她最后還是選擇了小姐,但是……她姐姐一家,卻被那人給殺了!

她來到這個村子,也是為了給她姐姐一家贖罪。

“劉媽,我相信你當年沒有跟我娘去莊子里是有苦忠的,也相信你對我娘的忠心,我娘現在很不好……”

一聽到溫如蘭很不好,劉媽激動的抓住了沈凌音的手腕。

她想問問小姐怎么了,但說不出話來,只得含淚看著沈凌音。

“我娘她瘋了,需要一個絕對忠心的人來照顧她!”

瘋了!

劉媽聽的是老淚縱橫,臉上的愧疚更深。

若是當年,她死活要跟著小姐去莊子上,是不是小姐就不會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