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盛夏時節,晉省上黨市一個偏僻的小山村內。

  一個穿著已經洗的發黃白布衫的男生懶洋洋的躺在草堆上,嘴里還叼著一根狗尾巴草。下身是一條灰色的褲子,早就已經看不出原來就是這樣的顏色,還是洗的掉色以后的顏色。

  在膝蓋處還兩塊偌大的補丁,腳上穿了一雙布鞋,不過鞋卻早已經艱難的張開了一個大口子。

  姜小白是一名21世紀的本科畢業生。

  而自己這副身體原來的主人出生在晉省省會龍城的一個普通的工人家庭,和姜小白同名同姓,前段時間他初中畢業,二哥姜子建高中畢業,按照這個時候的政策來說,必須家里有一個人參加勞動。

  于是學習成績不好,整天和一群廠子弟打架鬧事的他就被父親給送到了勞動人民的隊伍之中。

  然后給了自己機會,讓自己來到了這里,說是借尸還魂也好,說是穿越也好。

  甚至有的時候,融合了宿主的記憶,姜小白都有些分不清到底自己是21世紀的姜小白還是這個幾十年前的姜小白。

  雖然前世姜小白偶爾喝多的時候也曾感嘆自己生不逢時,要是自己出生在那個充滿機遇與變革的黃金時代,自己早就是富一代等等之類的話語。

  但是早就充分享受著社會變革成果的他,可沒有想過真的要回到這個時代啊。

  曾幾何時,自己管80后都需要叫叔的人,你讓我穿越到這個年代合適嗎?姜小白呆呆的看著天空。

  父母、愛人、兄弟、朋友、同學……

  突然之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那些經歷就像是一場夢一樣。可是姜小白卻寧愿相信現在的經歷是一場夢。

  自己還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紀,有愛自己的父母,喜歡的戀人,形影不離的兄弟,來來往往的車流,閃爍著五光十色霓虹燈的都市。

  哪怕能夠再吸一口汽車尾氣呢!

  “咕,咕,咕,”姜小白肚子里傳來了叫聲,他來到這個時代已經整整一個月。

  “小白哥,小白哥。”遠遠的聽見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一個年輕男人就跑了過來。

  “什么事啊這么著急,告訴過你們多少次了,要淡定,淡定懂嗎?不淡定就要蛋疼。”

  姜小白看見來人以后,不緊不慢的說道,跑過來的人叫王小軍,父母和姜小白父母都在一個廠子里上班,他是家里老二,和姜小白一樣家里父親的工作崗位同樣輪不到他接班,被派來下基層勞動。

  “小白哥,不好,不好了,劉峰他們和村里的人打起來了,你快去看看吧。”王小軍氣喘吁吁的說著,看著姜小白的目光滿是急促。

  姜小白聽著也是一咕嚕從草堆上爬起了起來,劉峰也是和姜小白一起來鄉下參加基層勞動的。

  “在哪呢?趕緊帶我去。”姜小白說著就扯著王小軍朝著村子跑去,邊跑邊問道:“劉峰他們因為什么和村子里的人發生沖突的?”

  其實城市青年到農村基層和村子里的人發生沖突姜小白一點也不意外。

  來農村勞動的大部分都是城市里的人,各種各樣的階層,出生,背景,想要讓他們融入農村,根本不是喊喊口號就能夠解決的事。

  “聽說是因為這個月給咱們這些從城里來的人記的工分不對,然后劉峰去找村會計狗蛋理論,然后就吵吵起來了。”王小軍抓緊時間給姜小白介紹著情況。

  工分是一個稍微有些歷史感的名詞。

  那個時候的農村施行集體生活。”簡單來說就是地是村里的,一到干活的時候大家都去干,然后村里干部給去干活的人記工分。

  這個工分根據村里的產出,可以換成錢,也可以換成糧食,是這個時代特有的產物。

  姜小白和王小軍說話間就來到了現場,現場十幾個城市青年正和村民們打在一起。

  城市青年雖然人少,但是一個個的年輕氣盛都下手沒輕沒重的,反觀村子的人雖然人多,力氣也大,但是都下手有分寸,怕出事,雙方反而斗了個旗鼓相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