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見過周師兄。”

  “見過周師兄。”

  走出三堂,一路上,不時有宗門弟子與周陽熱情打招呼,即使那些在宗門內沒有實權的長老都對他含笑點頭示意。

  自周陽加入宗門以來,似乎發生的每一件大事都跟他有關。

  以凝丹七層對戰祝行秋師兄弟五人不落下風,還令衛容子忍痛舍棄一件法寶,大折顏面。

  親傳之戰中脫穎而出,一舉奪得鍛器峰親傳弟子之位。

  修真大會中的器靈大賽,以絕對數量優勢榮獲冠軍!

  任何一個頭銜都足以讓他在宗門內聲名大噪。

  周陽對每一位向他打招呼的弟子,或眼熟或壓根不認識的都還以微笑,對沒有實權的長老依然恭敬有加,全然沒有其他各峰親傳弟子的傲慢態度。

  正當周陽準備駕馭七絕琉璃離開造化峰時。

  “咦?周師弟?”遠處傳來一聲陌生的招呼。

  周陽轉身望去,竟是宗主祝華都的親傳弟子祝天心,身邊還跟隨著浩浩蕩蕩一大幫人,應該是恰好剛剛來到造化峰。

  這般陣仗,宗主出行也不過如此。

  人群中,有不少熟面孔,比如同為鍛器峰的祝行秋,靈獸峰親傳弟子的祝皓浚,造化峰的邡渚締,無雙峰的祝斯等等。

  還有一位周陽不太想看到的人物,宋悅兒,此時,宋悅兒就站在邡渚締與祝天心之間,依舊那副風淡云輕的模樣,好像對任何人都不假以顏色。

  “切,裝什么裝,你要是真的如此清高,何必總跟這些人混在一起。”周陽內心翻過一個白眼。

  整個宗門內六名親傳弟子,眼前就來了四位,如果加上周陽的話,除了沒到場的鏡懸峰親傳弟子柘青卓,人就齊了。

  幾人各自帶著好幾位各峰弟子,而且這四人,除了祝天心之外,其他三人或多或少都跟周陽產生過交集。

  “見過天心師兄,諸位師兄。”周陽從容不迫打了聲招呼。

  “這位就是璇璣小師妹吧,一個月不見,居然已經修到凝丹二層,資質極佳呀,看來豐云子長老是又撿到寶咯。”祝天心露出和熙的笑容,言語中盡是贊賞。

  祝璇璣由于剛剛突破,氣息上還不能收發自如,所以能被祝天心一眼看穿不奇怪。

  “謝天心師兄夸贊。”祝璇璣輕聲回道,有些唯唯諾諾退到周陽身后。

  自祝天心晉升為宗主親傳弟子,這么些年身份地位相比宗門內的實權派長老不遑多讓,祝璇璣不過是一個剛剛升到內門的小修,心理上難免保持著根深蒂固的階層感。

  “呵呵,今日正好心血來潮,召集諸位師兄弟來此交流修煉心得,不知周師弟恰巧也在這里,相請不如偶遇,周師弟眼下若是無要緊事,一并如何?”祝天心淡笑道,對周陽作出邀請。

  周陽眉心微皺看著這幫人,他打心底不太想與這幾人打交道,雖然眼前這些位幾乎可以算得上整個宗門內的翹楚,但周陽依然認為這種人算不得真正的修道之人,用狻獸的話說,功利氣息太重,道心不夠純粹!

  道心上遠不如憨厚的天奇師兄跟身邊的璇璣師妹。

  可既然是作為宗門首席的祝天心開口,周陽初來乍到,貿然拒絕似乎又有些不妥,就算不為他自己,也要為師門一脈考慮,都是一個宗門的人,抬頭不見低頭見。

  況且他再怎么不愿與祝天心結交,對方至少表面上還是對他以禮相待著。

  “既然天心師兄相邀,那在下就卻之不恭了,璇璣,你自己先回去,我與幾位師兄聚聚,稍后便回。”周陽說道。

  “好。”祝璇璣乖巧道,獨自駕著云艇離開。

  “這就對了嘛,周師弟,成天待在鍛器閣煉器多沒意思,有時間就跟大伙走動走動,交流心得才能進步,哈哈哈哈。”祝斯到底是個生意人,主動拉著周陽走入人群中。

  很快一群人來到造化峰頂處,一間側立于崖邊的大型閣樓。

  閣樓外表古樸,占地面積相比鍛器峰上的整個府邸還要大了不少,此時,提前收到消息,在閣樓外等候的十多位外門弟子,看到來人,急忙打開大門,恭敬排在兩邊。

  周陽心中更是嗤之以鼻,在自家宗門都要擺出個排面,真搞不懂這些人修煉到底在圖什么,難道就為了比外界那些酒囊飯袋多享受一兩百年時光的高人一等?

  閣樓內部的富麗堂皇令周陽再次瞠目結舌,四周墻壁上的燈光居然都是用中品靈石作為能源,偌大的閣樓空間內,充斥滿靈力,這是何等的奢侈!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雖然用這話形容宗門有些夸張,但事實上,那些外門弟子經常需要花費無數時間浪費在凝聚一塊下品靈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