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場的二十來位之中,要么跟周陽有過矛盾,要么就是完全不熟,唯一關系稍微近些的也就是無雙峰的祝斯,但那主要因為一場交易,根本談不上半分情義。

  如果周陽在這個時候提出離開,鐵定會得罪眼前所有人。

  如果繼續待下去,不愿公開自己的功法,同樣會被所有人瞧不起,被扣上一頂違背宗門發展的帽子都算輕的。

  祝天心這個算盤打得確實好,陰謀陽謀一起來,本就是為了打周陽一個措手不及。

  只見周陽嘴角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意,兀自低頭盤坐在原地,沒有反對也沒有跟著其他人附和。

  想覬覦我的功法,那也要看你夠不夠得上資格!

  起了貪念的又何止祝天心一人,當日器靈大賽上,周陽可是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他修的是五行功法。

  依賴此功法,周陽僅憑凝丹七層的境界便能鏖戰數位同境界修士,甚至包括比他還有高兩個小境界的祝行秋。

  若說不是功法上的優勢,誰會相信。

  所以,當祝天心做出這個提議的時候,幾乎得到所有人的贊同,人不患寡而患不均。

  在場都是宗門天驕,誰又會承認資質不如人?

  “諸位師弟,功法級別雖有高低之分,但也因人而異,切莫為了貪圖品階而迷失心智,功法只有選擇最適合的,卻不是品階最高的,相信這個道理師弟們都明白。”祝天心依舊道貌岸然說著。

  表面上是在提醒眾人,沒有必要為了追求更高階的功法,放棄十數年的苦修。

  道理是沒有錯,卻根本擋不住絕大多數人對功法的貪念。

  “天心師兄說得對,功法最好是用來借鑒,我等也犯不著為了一部不適合自身的功法散去修為重頭再來,天心師兄貴為宗主親傳,怎能讓你先公開功法,倒不如由我開始。”祝行秋插上一句,目光不斷游離在眾人之間,尤其是周陽的方向。

  “誒,怎能讓行秋師兄先來,還是我先來吧,我的功法不過區區玄階下品,沒什么好藏拙,還請諸位師兄多指點。”這時,一名弟子跳了出來,周陽記得他應該是來自靈獸峰。

  “哦?吉木師弟如此大善之舉,為兄若是再推讓,倒顯得矯情了,要不這樣,我們就按照功法品級順序,由低到高如何?如此一來,大家總能給點意見。”祝天心淡笑著微微抬手道,算是給討論定下基調。

  那名叫吉木的弟子二話不說,以極快的速度將自身功法要訣敘述一遍,說完之后,充滿希翼地看著祝天心。

  “唔,吉木師弟的功法雖為木屬性下品玄階,卻也不乏可取之處,木可生火,可滅土,如果僅從這兩方面去看,任何人都能領會,但木卻還含有一種特性,配合特殊攻擊類法術,可醫可毒,可生可死,這樣從兩個層面拓展到四個層面,吉木師弟多從生死入手,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祝天心到底貴為宗主親傳,見識上高出下面弟子何止一籌,思索半刻便給出自己的看法,一針見血!

  就連周陽聽了都忍不住暗自點頭,木屬性功法若是配合其他攻擊法訣或者丹藥,乃至法寶,確實能在斷人生死上起很大作用。

  其他幾名親傳弟子也加入到討論行列,各自給出意見,無雙峰的祝斯甚至直接推薦哪種丹藥配合木屬性功法最適合。

  造化峰的邡渚締則是推薦了一部攻擊法訣可輔佐木屬性功法,等等......

  周陽一言不發地看著,要說五行屬性,他才是真正的行家,但眼下這么多師兄給出的答案五花八門,他不開口只是因為除了加上陰陽之力外,幾人的想法已經無限趨近完美。

  “多謝天心師兄,多謝諸位師兄。”吉木感激涕零地行了一個大禮,如果按照這么多師兄的方法去做,即便是下品玄階功法,想來也不會比中品玄階差太多。

  有了吉木開頭,接下來參與討論的各峰弟子,逐個開始講述自身功法,火屬性的、金屬性的,功法屬性不一。

  不過這里是金鼎門,以煉器為主,所以多數人還是選擇以火屬性功法作為自身功法。

  幾部下品玄階功法講完,接下來到了中品玄階。

  首先發聲的又到了祝行秋,同樣的木屬性功法,不過相比吉木的功法的確高明不少。

  但同屬性功法,已經分析過,想要得到太多收獲儼然不可能,唯有在功法上尋找弊端,取長補短。

  能修到中品玄階,在門內最起碼也是長老非常看重的弟子,當做接班人培養。

  畢竟大部分的長老人物,修的也只是中品玄階。

  到目前為止,周陽還沒有聽說宗門內有人修煉地階功法,甚至連極品玄階的都沒有。

  至此,周陽才明白阿怪給他的那些功法有多寶貴。

  特別是周陽自己曾經修煉過的,目前在外界的儲青山修煉的功法洪荒圖,這部天階功法,若是被人知道,不掀起一場巨型腥風血雨才怪。

  好歹接觸修真界有了一段時間,周陽甚至可以確定,至少十氏宗族內不存在一部超過玄階的功法!

  不說天階功法,這時候隨便蹦出一部地階功法,哪怕是最次的那種,恐怕都能引起十氏宗族之間的大戰!

  祝行秋闡述完自身功法,接著輪到其他幾位中品玄階功法修煉者,包括祝斯、邡渚締、祝皓浚幾位親傳弟子,修的都是中品玄階,只是比普通的中品玄階略高深,但依然無法與上品玄階相較。

  在場這么多人之中,恐怕也只有周陽對功法完全不感興趣,其他人誰不是聽得如癡如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