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周師弟這是何意,功法何來說不清楚的道理,難道周師弟不打算與我等交流心得,故以此說辭推脫?”祝天心寒聲問道,在場眾人之中,最不甘心的莫過于他。

  連自己修煉了二十多年的上品玄階都不惜公之于眾,就是為了讓周陽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乖乖交出五行功法。

  而且,他的功法本就是三屬性同修,與周陽的五行功法存著異曲同工之妙,若是別人想修煉五行功法,只能散去自身修為,重頭開始,但他未必!

  “天心師兄千萬別誤會,小弟可沒有半分藏私的想法。”周陽局促地摟著小狻,神色略顯“慌張”。

  “只是......只是......”周陽吞吞吐吐著。

  “一部功法而已,說出來就是了,難不成都已經加入到我金鼎門,周師弟心里還向著他處不成?”祝行秋接過話茬,瞬間一頂帽子給周陽扣上!

  這話就嚴重多了,幾乎指著鼻子說周陽的心不在金鼎門。

  “就是嘛,周師兄說說看,咱們人多,有什么不懂的地方還能一起討論。”其他有弟子跟著厚臉皮說道。

  “咳,罷了,我的功法內容很簡單,我說,大家聽著就是。”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周陽猛地一拍小狻,弄得對方稀里糊涂抬頭看了一眼。

  “鴻蒙初始...開天地,陰陽...五行...生無極。”周陽沉聲說出兩句玄奧至極的話語。

  識海空間內,阿怪的魂魄光圈明顯動蕩了一下。

  好家伙,這是將原來功法大綱的順序完全打亂了在瞎說,在場若是有那么一兩個“悟性極高”的存在,不把自己練廢了才怪。

  當然,如果不配合周陽曾經看過的奇特宇宙空間,也沒有人能夠真正領悟到這兩句的含義。

  畢竟這些人的境界擺在這兒,根本透徹不了陰陽二字的含義。

  所有人聽到這兩句,立馬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精神抖擻,可是等了半天,卻不見周陽接著說下去。

  “你繼續說。”祝天心皺起眉頭,雖然只有短短兩句話,可其中蘊含的意義的確不是普通功法所能擁有。

  “沒了!”周陽雙手一攤,坦然道。

  “什么?沒了?”祝天心雙目一瞪,頓時感到腦門有股難以壓制的怒火即將爆發。

  分明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

  “真的沒了,我的功法只有這兩句!”周陽面露“委屈”道。

  “胡扯!只有兩句話你是怎么修煉的!什么是鴻蒙,什么又是陰陽無極!”祝天心咄咄相逼道。

  如果不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說不定他已經開始動手威逼!

  “唉,我都說我講不清楚了,好吧,既然現在都是一家人,那我也就索性跟諸位師兄敞開了說......其實我的功法來自一位已故前輩傳功,并非自己修煉所得!”

  靠!

  這會兒不止是祝天心,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什么逆天狗屎運,原來他的五行功法竟然來自一位大能的傳功。

  難怪一個來自外界的小子,能夠擁有五行功法,年紀輕輕就已經有了這般修為!

  這一下似乎解開了周陽身上最大的秘密!

  能坐在這里的都不是尋常弟子,當然明白傳功的意義,若說之前大家都挺嫉妒周陽。

  可現在,沒幾人還有這樣的想法。

  傳功與傳承不同。

  因為傳功是一次性的,也就是說周陽根本沒有后續功法,他的一身修為全部來自那位修煉五行功法的前輩,往后的修煉只能不斷吸收靈力,卻產生不了質變,永遠無法突破到法相境。

  除非,周陽自愿改修功法!

  但是以他周陽現在的親傳弟子身份,愿意舍去眼前的地位跟一切,重頭再來嗎?

  曾經的手下敗將,祝行秋此刻只想仰天大笑,原來如此,照這么說,只要再過一些時間,自己突破到法相境,而周陽一輩子只能原地踏步,就算修煉到了凝丹九層大圓滿,也遠遠不再是他對手!

  同樣松了一口氣的還有祝天心,如果周陽所說屬實,那的確不存在威脅他的資本,周陽現在所擁有的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罷了。

  可為什么總覺得這個家伙沒那么簡單,萬一他是在騙人呢?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夠試出他的真假?

  “唉,那位前輩只保留了一道魂魄將所剩無幾的修為傳給我,至今都還不知道前輩的真實姓名,好像隱約聽其自稱廣成......”周陽似是在自言自語。

  祝天心卻頓時震驚無比。

  廣成!

  竟是廣成道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