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這個年齡里,或許已經沒有人比周陽更了解人性,五年的冷嘲熱諷像催化劑一樣另他明白,唯有自身強大起來,才能更好的生存。

    突然,一陣風吹得周陽冷不丁打了個寒蟬,緊接著,一陣接著一陣冷風吹來,吹得街頭燃燒的紙錢飛舞,周陽沒有理會這一切,任由紙灰吹在身上,對于今天的遭遇他早已習慣,如果下次還有人嘲笑他,他一樣會打過去。

    租的房子很是簡單,吃飯、睡覺都在一個房間里,房東也考慮的比較周到,在不到十個平方的房間竟然想辦法隔出一個廁所。

    周陽回到家后,先是拿出藥酒胡亂在身上擦了擦,今天本來是出去買些生活用品,誰知道遇上幾個學校里的紈绔,跟著周陽拿了一堆東西,準備讓他一起付錢,周陽當然不同意,這些錢都是自己辛苦賺來的。

    于是便發生了那一幕,東西也沒有買成,自己還落下一身傷。

    隨便吃了點東西,周陽給自己兼職的地方請了個假,早早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深夜,周陽被外面的雷雨聲驚醒,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外面已經下起了瓢潑大雨。

    周陽揉了揉還有些疼痛的胸口,既然睡不著了,索性打開燈來到僅有的一張小桌前,拿出一些自己喜歡的書籍津津有味的看起來,似乎沉浸在書中能夠忘記疼痛。許久之后,周陽并沒有發現,自己房間已經變得有些朦朧。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突然,一道聲音在周陽身后響起。

    周陽汗毛炸起,瞬間起身轉向身后,或許是動作太大,“嘭”的一聲,桌椅全部翻倒。

    只見昏黃的燈光下,一個模糊的影子站立在身后,燈光照射在影子上形成一個彩色的人形光圈,周陽頓時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一般,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你...你...你是什么?”周陽脫口而出,可能原本想問你是誰,但思維卻直接判定眼前的絕對不是人!周陽的聲音中都帶著顫抖,即便接受過新時代的唯物主義教育,可眼前的事物已經完全超過他的認知。

    “我,我是魂體,準確的說是一道殘魂,嗯哼...”在光圈發出聲音的同時外面正好響起一道雷聲,震的光圈幾乎消散,不由的一聲悶哼讓周陽能夠感覺到這位自稱魂體的痛苦。

    “魂...魂體,你到底是誰在裝神弄鬼!”周陽似乎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慌亂之中,一手從脖子上拿出養母生前給他的求的平安符對準光圈,然而想象中驅鬼辟邪的畫面并沒有出現。

    過了幾個呼吸,光圈緩緩地重新凝聚,沒有理會周陽手中的平安符,“我是誰?我也不知道我是誰,我沒了一魂一魄,失去太多的記憶,只剩下零碎的記憶片段。”

    “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我可以讓你擁有這個世界無法匹敵的能力,但是當你能夠飛升后,你需要幫我找到失去的魂魄。”

    周陽目瞪口呆地望著光圈,思緒一片混亂。

    匹敵世界的能力?飛升?殘魂?

    這些詞語周陽也只是從書上看過,但卻真真切切的發生在眼前,周陽狠狠朝自己受傷的胸口捶了一下。

    “嘶”疼!這不是夢,也不是幻覺!可這也未免太令人無法相信。

    這時,空中又傳來一聲響雷,光圈再次被震散,重新凝聚后似乎比之前縮小了一點,周陽肉眼能夠看到這具光圈好像在微微顫抖。

    “你...怎么了?”周陽索性大膽一些,如果對方真的有什么歹意,恐怕自己已經不可能還活著。

    “魂體最怕的就是罡雷,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敢現身,哪怕消耗本源也在所不惜,不然冥王手下的陰差隨時都會找到我,可能我說的這些已經超過你所能了解的一切,你放松心神,我讓你感受一下,或許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光圈似乎有些不穩定,慢慢的走向周陽,準確的說,是飄。

    周陽不明白心神是什么意思,可能就是放松精神的意思吧。

    當光圈徹底包圍住周陽后,周陽徹底震驚了。

    一幅幅堪比神話中的畫面出現在腦海中,一個個仙活的人物御劍飛行!移山倒海!打的天崩地裂,日月失色!更有太多太多只在古神話故事中才能出現的場景一一浮現。

    “這便是修真的世界啊。”周陽耳邊傳來光圈無比懷念的聲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