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冥界地府,此時冥王殿中,陰官齊聚,坐在首位是一位頭戴方冠的中年人,豹眼獅鼻,身穿荷葉色蟒袍,整個人不怒自威。

       “有沒有查明到底是什么殘魂逃出冥界。”冥王森嚴的聲音在殿中回蕩。

       “啟奏冥王,到目前為止,還未追到殘魂,從跡象上看來,像是某位大能的殘魂,而且是直接打破屏障逃離,不可思議的是從生死盤上未能找出殘魂的前身,現在七月十五已過,所有鬼魂以及陰差已經全部召回!”站在下方首位的陰官解釋道。

       “哦?大能的殘魂?看來并不是普通的殘魂,沒有泯滅神智,傳我令下去,加大搜索,務必追回!”冥王面無表情的吩咐下去,在陰官們看不到的角度,冥王單手掐訣,一道念法瞬間沖破冥界,絲毫沒有人能夠察覺。

       隨后,陰官帶著冥王的命令再次打開原本封閉的鬼門,無數陰差踏入凡間,尋找逃離的殘魂。

       與此同時,南州市一處舊城區,周陽仍然沒有從剛才的視覺盛宴中清醒,不只是視覺上,周陽感覺整個人似乎已經代入其中,飛天遁地,無所不能。

       殘魂也沒有催促,靜靜的等待周陽的決定,之所以跟隨周陽并不是胡亂所為,照他逃離的速度完全可以隨便選擇一個人,而是當他經過周陽身邊的時候,頓時感應到一種講不清的因果關聯,所以才毫不猶豫的說出交易那段話。

       忽然,殘魂感覺有一股念力籠罩過來,但憑他現在的能力還不能判斷出念力的來處,只能大概察覺出念力中并沒有惡意。

       整個后半夜,周陽都沉浸在腦海中的畫面,直到清晨五點的鬧鐘才將他從震撼中拉回,平時這個點,就是起床的時候,因為距離學校很遠,所以,他總會比別人早起一個多小時。

       “呼”長長呼出一口氣,周陽不可思議的望著早已脫離自己身體的殘魂。

       “這...都是真的嗎?”

       殘魂沉默了片刻,緩緩說道,“確切的說,這只是很少的一部分,我失去太多記憶,你看到的這些只是殘破的記憶碎片,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真正的修真界比你剛才看到的絢麗千倍不止,但也殘酷萬分。”

       “碎片?只是碎片都已經如此壯觀,如果真實的世界會是怎樣?”在這一刻,周陽心中已經有了決定。

       人為什么活著,人們總希望活著,活著便有希望,但是太多人往往忽略了活著到底是為了什么。這么多年來的孤獨使周陽明白一個道理,活著就是為了擁有更好的生活,唯有不斷進取,不斷努力,哪怕再苦再累也值得,最后成功。

       周陽一直相信一句話,昨天很冷,今天更冷,明天會溫暖,或許,這是一次機會,讓自己徹底蛻變的機會,他不相信周家,不相信那些承諾,他只信自己。

       “我同意了。”周陽目光堅定的望著殘魂,“不過我有我的原則,我可以在你所說的飛升之后幫你去尋找魂魄,但在你跟隨我的時間里,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你不可以幫我做決定,準確的說,我做主。”周陽深刻的知道主動權的重要性,自己雖然想改變現狀,不過相比之下,他更喜歡自由,而不是束縛跟傀儡。

       “可以,我也有一個要求,如果遇到必死之局的情況,你要聽我的。”殘魂沒有任何猶豫,但也說出自己的要求。

       “呵呵,這個沒有問題,如果都要死了,我也不會那么固執,一切都是為了更好的活下去。”周陽心里很清楚,這樣的交易根本沒有任何條框規定,所有的事情靠的都是直覺以及信任。

       “對了,你...我怎么稱呼你?”

       “我的記憶里沒有自己姓名,你就叫我鬼吧!”殘魂很隨意,對于稱呼根本不是很在乎。

       “鬼?聽著怪瘆人,這樣吧,我先稱呼你為阿怪如何?”

       殘魂抖了抖沒有實質的肩膀,“我無所謂。”

       “好,阿怪,你準備如何教我飛升?”周陽興致滿滿道,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對于未來的憧憬十分急切。

       “飛升?”如果殘魂能有具體顯現出人形,一定會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周陽。

       “對啊,飛升,不飛升,怎么去修真界幫你找魂魄,雖然我知道可能要花點時間,但宜早不宜遲啊。”

       “花點時間?你知不知道需要花多少時間,在我零碎的記憶里,所知道最快飛升的修士用了五百年。”

       阿怪的話還沒說完,周陽差點跳起來。

       “五百年?那我豈不是跟你一樣了?”

       “什么一樣?”阿怪疑惑道。

       “跟你一樣,成鬼魂了啊,誰能活到五百年?說不定再過幾十年我就能跟你作伴了。”周陽忽然有些喪氣,本以為想象中的事情很快就能實現,誰知道阿怪張口就是五百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