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這次出行緬甸雖然沒有買到法器,姜天銘并不懊悔,反而更多的是慶幸,法器的功效多是人口相傳,像這次這樣邪乎的事情簡直聞所未聞。

    可真待到老爺子百歲大壽,沒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姜天銘擔心自家這一脈會落了下風,要知道姜家偌大的家族,可不止他一個后輩,明爭暗斗是常有的事,雖然現在姜天銘已經開始接手家族事務,那也是因為自己父輩的努力,自己如果沒有出彩的地方,總有一天還是會被取締,自己那幾個堂弟堂妹可沒一個省油的燈。

    既然沒買到法器,總不能真的空手而歸,姜天銘轉念一想,不如去玉石那里走一走,俗話說,人養玉三年,玉養人一生,老爺子一生中什么樣的東西沒見過,與其花錢,不如用心。

    曼托魯市場是緬甸最大的玉石市場,光占地面積就大上百畝,就在內比都附近,這里聚集了全世界最上層的玉石,也是世界上最大的賭石圣地。

    來這里的人,可以購買現成的玉,也可以買玉石現場切割。在這里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一夜暴富的有之,傾家蕩產的亦有之。

    清晨,經過一夜的修煉,周陽恢復常態,整個人看起來精氣神抖擻,一行人乘坐租來的車來到曼托魯玉石市場,紀廣生開著車,魏大師則是被姜天銘安排人先行送回國,并給予了一定報酬,臨走之前魏大師已經全然沒有驕傲的神態,著重向周陽進行道別。

    “周兄弟,這把劍你就這樣背著?”周陽的造型煞是怪異,現代人打扮竟然背著一把寶劍。

    周陽無奈地看著郭善,“我也不想這樣,昨天的情形你也看到,如果隨便丟棄傷了人怎么辦,只能帶回國慢慢處理,希望有一天我能夠磨滅劍內的戾氣。”周陽實在不好意思說九龍已經認主自己,此時已經不會主動傷害人,昨晚周陽跟阿怪溝通了很久,一個全新的知識面在周陽腦中打開。

    九龍劍已經全然不屬于普通法器的范疇,而是真正的法寶,修真界法寶也有很大層次之分,從低到高分別是凡器、寶器、靈器、仙器、神器、圣器,每個層次又有上品、中品、下品之分。

    凡器就是這里所說的法器,功效甚微。

    根據阿怪感應,九龍劍已屬于中品寶器行列,而且以周陽目前的修為,已經可以制作一些簡單的凡器,也就是人們所說的法器,只不過一直以來,周陽都是醉心于修煉,沒有嘗試過。

    還未走進市場,就聽到里面傳來不同的聲音。

    “出綠,出綠,大漲,大漲!”

    “哎,又垮了,真特么倒了血霉。”

    市場內人聲鼎沸,一眼望去,差不多接近萬人在內。

    “這曼托魯市場是緬甸最大的玉石市場,常年都有國外游客或者玉石商人來這里淘金跟采購,據說緬甸這個國家的稅收有接近三分之一來自玉石。”姜天銘一邊走一邊向身旁的周陽解釋,經過昨天的事情,姜天銘對待周陽的態度明顯尊敬不少。算上第一次遇到劫匪,這已經是周陽第二次幫自己大忙。

    “你看,那邊是專門賭石的地方,曼托魯市場能夠如此火爆,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在賭石方面,可以說賭石創造的利潤遠遠超過原本玉石的交易。”姜天銘順手指向市場右側人聲鼎沸的地方。

    “姜大哥,賭石真的能夠賺錢?”生活窘迫這么多年,只要提到賺錢,周陽還是比較感興趣的。

    “呵呵,周兄弟,切記一句話,小賭怡情,大賭傷身,不賭方為贏,凡是來賭石的當然都抱著賺錢的心態,可如果每個人都能靠賭石賺錢,那么商家就無法生存,根據小道消息統計,真正賭石贏錢的概率不超過百分之二十。”

    “那為什么還有這么多人去賭?”周陽有些疑惑,既然大家都知道賭石的成功率不高,為什么還有人樂此不疲。

    “這你就不懂了,周兄弟,真正吸引人的其實是那些憑賭石一夜暴富的傳說,曾經在五六年前,就有一位神秘人物,以十萬的資金博得十億的玉石,可這種事情比買彩票還要難,一般情況下賭石能賭到上百萬已是罕見,但總有人會認為自己就是下一個富豪,這便是人性。”姜天銘耐著性子給周陽解釋,不知不覺,幾人已經來到賭石大廳。

    “來這里玩玩還是可以的,但賭上身家就沒有必要了,咱們在這里逗留一天,希望能找到合適的禮物,周兄弟,要不買一兩個玩玩?”姜天銘微笑的看著周陽。

    之前周陽聽說賭石能夠賺錢時確實動了心思,但后來經過姜天銘一番解釋后,頓時打了退堂鼓,他認為這賭石簡直就是跟錢過不去啊,周陽經歷這么多年的孤獨寂寞,早已養成無把握不做事的習慣,從來不會寄望于運氣。

    “不了,姜大哥,聽你說的話,我覺得還是算了,沒人跟錢過不去不是。”周陽微笑著搖了搖頭,對于這次出行能夠賺到一百萬已經非常滿足,更何況還得到了九龍劍,這可不是用錢能夠衡量的。

    “哎呦,這位兄弟,你這話就不對了,有句話怎么說來著,有賭未必輸,不試一試怎么知道不會成功,萬一成功了豈不是比別人工作幾十年還要來得快!”這時,忽然一人擠到周陽一行人身邊,說的是中文,手里捧著塊小石頭,一臉不悅的望著周陽。

    “你看,這是我買的第三塊石頭,之前兩塊都已經出玉,誰說這是跟錢過不去,我那兩塊已經賺了十幾萬,總共才花不到一萬買回來,你不信?不信我帶你去看。”說著,那人就想拉著周陽的手臂。

    周陽皺眉地看著來人,雖然初入社會,但這么多年養成的警惕感毫不松懈,對方說的似乎很熱情,但總覺得哪里不對。

    這時,郭善擋在周陽身前,怒視那人,“走開,我們不是第一次來。”只是簡單的一句話,那人就訕訕的走開,一眨眼躲進人群消失不見。

    “周兄弟不要見怪,這人是托兒,專門會盯一些新手,然后從中獲取提成,他們其實都是本地人,來這里有很大一部分是華夏人,所以這些人都熟練中文,這樣更方便跟人套近乎。”經過郭善解釋,周陽才恍然大悟,更是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自己確實嫩了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