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砂石只是表面,當切開玉料后,玉料切割面并不像之前姜天銘那樣光滑,相反有些坑坑洼洼,只是在這坑洼的中心有一抹硬幣大小的綠色。

       “哇。”周圍響起軒然大波。

       “出玉了,快看,出玉了。”有些人感覺比自己賭漲了還激動。

       “真的出玉了,這小子撞了大運啊。”

       姜天銘跟郭善聽到哄聲連忙轉過頭,目瞪口呆地望著周陽。

       周陽全然不受周圍影響,拿起玉料對準另一面準備下手。

       一般情況下,玉料只要出玉后,沒有人會再次切割,都是慢慢打磨為主,因為誰也不知道玉肉是什么形狀大小。

       “別,別,周兄弟,你干嘛,不能再切啦,要慢慢打磨,你這樣會損壞玉肉。”姜天銘急忙大聲阻止。

       “這簡直就是個瘋子。”

       “哪有這么切玉的,小伙子,別切啦。”

       “小兄弟,你別切了,愿意將這個半成品交易嗎?”

       周圍的人也是議論紛紛,就連打磨師傅看到出玉了,想直接出錢買下這塊半成品,要知道,在玉料已經出玉還沒有徹底切開之前,價格還不算貴,因為誰也無法完全肯定玉肉的價值,這就要靠眼力勁了。

       可還是晚了,又一聲“茲拉”玉料再次被切開一小半。

       整塊玉料已經只剩下三分之一,隨著現場石灰粉漸漸平息,眾人再次瞪大眼睛,一副見鬼的模樣。

       只見另一邊切割面跟之前一樣,也是中間出了一塊拇指蓋大小的綠色。

       “哄”嘈雜聲比之前更甚。

       “我靠,這特么見鬼了吧。”

       “你掐我一下,這是做夢嗎?”

       “哎呀,你還真掐!”

       忽然,嘈雜過后,周圍一片寂靜,靜的都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姜天銘同樣震驚的望著周陽,似乎覺得自己對這位周兄弟的了解還是太少了。

       一旁的打磨師傅愣是看了看自己常年開石的雙手,頓時有種白活了的感覺。

       “太厲害了,這真是難以相信。”

       “這是碰巧的吧?”

       “你說,這人是不是有什么特異功能,能看穿玉料。”

       “別逗了,你以為拍電影呢?”

    說著無心,聽者有意,周陽聽到耳邊傳來的竊竊私語,眉頭微皺,暗道失誤,自己一時興起,似乎出過了風頭引起某些猜測。

    這不是周陽的初衷,他不怕在這平靜的生活中引起別人關注,可他也不想因為自己修行者的身份引來麻煩,,人怕出名豬怕壯,雖然難聽一些,但話糙理不糙。

    即使他很有信心繼續切下去,可這會萬萬不能,如果每一刀都如此完美,定會引起別人的猜疑,當然猜到他是修士的可能性極小,但有很大可能帶來其他麻煩,這就跟買彩票一樣,把把中獎,說沒有貓膩,有人信嗎?

    沒有繼續切割,周陽拿起已經成為扁形的玉料來到打磨機旁,學著師傅的手法,仔細打磨起來。

    周圍的人頓時送了口氣,就連之前那少女也拍拍胸脯,如果周陽繼續切下去,未免太過駭人聽聞。

    姜天銘也不急著挑選玉料,來到周陽跟前幫忙打下手,周陽打磨,他灑水。

    “周兄弟,看不出來啊,你還是個賭石高手。”姜天銘眼中滿是期待跟些許崇拜。

    “咳,姜大哥,我這都是蒙的,你見過哪個老手敢像我這么切的。”周陽對著姜天銘無所謂道,語氣甚是隨意,完全看不出任何作假,而且聲音說的很高,像是說給所有人聽。

    “我說的吧,這都是運氣。”

    “嚇死我了,我以為遇到了絕世高人。”

    “切,這里又不是武林,還絕世高人。”

    “你看他不是背著劍嘛。”

    聽到周陽的話,周圍所有人都說笑了起來,唯有那少女凝神思索,一刀出玉是運氣,這個她能相信,可兩刀還能如此穩定,如果非要用運氣解釋,那么他就是上帝的私生子,自己可是憑借多年的經驗才能賭漲,而且也并不是每次都能贏,所以她絕對不信這一切可以用運氣來解釋。

    “也對,呵呵,這便是你的運氣,擋都擋不住。”聽到周陽的解釋,姜天銘轉念一想也對,再厲害的老手也不敢在出玉后切上第二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